中超一年游背后:从深圳足球26年的沉浮,观未来的新偏向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安图在线

2019年11月27日,广东,深圳。

周日的晚上,大多数人都宁静时的每一个周末一样,或在家中享受着短暂的休息时刻,或在拥挤的陌头感受鹏城夜晚的喧嚣。但这个夜晚,对于深圳足球来说是却是难以忘记的一夜。

中超第29轮,龙岗大运体育场,深圳佳兆业主场对阵河南建业,在场10403名球迷见证了一场进球大战。

开场不到25分钟,高天意和乔巍的2粒头槌破门,资助深足取得了梦幻开局。随后建业加大攻势,在第34分钟和第38分钟建业将比分扳平。4分钟后,建业柯钊乌龙送礼,深足再度取得领先。下半场67分钟,建业队韩轩近距离头球破门助建业扳平比分,也为这场进球大战画上了句号。最终,深足3-3战平河南建业,同时也宣告着,时隔7年重回中超的深足提前一轮降级,这一年对他们来说,只是南柯一梦而已。

仅仅1万的上座人数,不到20%的上座率,似乎在这个都会的2000多万人口里,没有几多人关注着这场决议深足运气的角逐。

也许,这就是深圳足球的现状。

然而,运气似乎又给深足开了一个玩笑。在今年的3月初,乐成力压深足保级的天津天海陷入了“零元转让”的风浪,由于俱乐部谋划受到了重大的经济危机,只能转让才气让俱乐部继续活下去。这也就意味着,深圳佳兆业虽然降级,但有可能会因为天海遣散而递补到中超,制止降级。但随着天海的乐成转让,深足递补的“美梦”彻底泡汤了。

依稀记得2018年的11月3日,深圳佳兆业5-0战胜浙江毅腾,乐成冲超。球队官方公布了庆祝冲超的官方海报:中超,深圳回来了!

在2019赛季,深足在中超有着梦幻开局,一度排名中超前四,接连击败天津天海和河北中原幸福。但随后却一发不行收拾地崩盘,兜兜转转这一年,深足还是降到了中甲。

这不禁又让人想到了谁人老生常谈的话题,北上广深四大一线,为何只有深圳的足球难以在中超驻足?

深圳足球,得从1994说起

谈到深圳足球,不得不说到他那辉煌的过往。2004年中超元年夺冠,曾经一大批国脚就出自朱广沪领导的深圳健力宝。郑智、李玮锋、李毅、李雷雷、杨晨等中国球迷耳熟能详的名字,全都来自深圳足球。随后谁人赛季,深足还闯进亚冠联赛四强,特别是在受到欠薪的影响下,还能够取得如此佳绩,这在其时可以说是中国足坛的一个奇迹了。

海报记载着深足曾经的辉煌

但这其实并不是深圳足球的起点,早在1994年,深圳足球就已经踏入职业化的门路。曾经的足协副主席、南粤足球的奠基者容志行就在1994年卖力组建了深圳第一支职业足球队,而且建设了会员制俱乐部,这使得深圳足球很早就跟上了中国足球生长的步点,是中国最早一批生长职业足球的都会。

容志行曾“回家”指导深足

当年的深圳,效率就是生命,在国贸大厦以惊人速度在鹏城大地上屹立的时候,这座都会的足球也缔造了另一个“深圳速度”:1994年从全国乙级联赛突入甲B,1995年在甲B夺冠冲上甲A。这就是深圳足球“两年三大步”的神奇模式,广州恒大在2010年中甲夺冠冲上中超的历程,就与深足这个神奇的模式十分类似。直到2004年,深圳足球到达了他的巅峰,中超元年的冠军让谁人时候的深圳足球名噪四方。

2004中超最终积分榜,深足夺冠

“归属感”太飘渺,缺乏稳定的足球情况才是问题

然而辉煌却是短暂的,2004年后,深圳足球由盛转衰,因为欠薪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使得这支球队分崩离析。险些所有的主力球员全都离队,深足也沦落到保级的田地,一直在中超的中下游彷徨。终于在2011年,其时的深足(深圳红钻)中超积分垫底,降级到中甲。

直到2016年,佳兆业团体正式接手深足并冠名为深圳佳兆业队,深圳足球才又看到了一点曙光。但几经妨害,虽然在2018年冲超乐成,但仅仅一年就降级的结果显然让深圳足球的处境有些尴尬。

深圳足球到底怎么了,这是最多人会探讨和洽奇的问题。然而,我们总能在这个问题下找到一个最关键的词语——“归属感”。诚然,作为中国最年轻的一线都会,深圳一直以来都被冠以了“移民都会”的外号。事实也简直如此,深圳市的人员组成确实是很庞大多元的,一句“来了就是深圳人”就能够看出,深圳这座都会所代表的精神——开放、包容。

在深圳有着一大批的外来人口,这也就导致了一种看法,这里的人缺乏“归属感”,才是深圳足球起不来的原因。或许这是一个体现,但绝对不是最基础的原因,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伪命题”。拿北上广来举例子,从2019年最新的都会流感人口数据来看,深圳虽然排名第3,但并不是最高的,只有818.11万人,只比北京多,远不及广州和上海的流感人口数量。但广州上海的足球水平我们有目共睹,这并不是所谓外来流感人口多所导致的问题。

深圳面临的问题,北京、上海、广州都市遇到类似的问题,所谓没有“归属感”的问题,放在任何一个一线都会其实都市遇到,但北上广他们却能够生长起较为不错的足球水平,为何深圳就不行了呢?

深足这些年的起起伏伏,正是印证了一个看法,深圳缺乏的是稳定的足球情况,而不是那飘渺的“归属感”。如果说北京、上海、广州足球能够印上自己都会的烙印,那么深圳足球其实也一样,比起归属感,深圳足球的恒久颠簸,缺乏连续稳定的生长才是问题所在。

1.基本浅,步子大的后遗症

深圳足球在1994年踏上职业化的门路,1994年、1995年两年时间冲上甲A,不得不感伤深足生长的速度。然而这个“两年三大步”的神奇模式,我们看出来了深足的步子迈得够大,可是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基本扎得不够深,完全没有任何候补气力的增补。这也就是导致深足无法连续闪光的重要原因,一旦焦点球员离队,没有新鲜血液能够实时给球队续命,深足就陨落的很是迅速。从冠军到保级,再到降级,深足只在中超待了7年。

同时,深圳足球的生长虽然跟上了革新开放的东风,可是足球的根子并没有在深圳这座都会散开,受限于都会的历史,年轻的深圳在生长起足球有着天然的劣势,足球人口对比广州这样的老城来说严重不足,也就导致了业余向职业提升的球员少之又少。校园足球的观点也还没有提出,候补气力的缺失,使得深圳足球就像一栋高楼大厦,但却是缺乏地基的高楼大厦,随时可能坍塌。

2. 都会生长留给足球的生存空间不足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受限于都会生长的需要以及资源设置的平衡,深圳足球的生长空间十分有限。深圳人多地少不是秘密,深圳市总面积1997.47平方公里,而对比其他三个一线都会,广州市总面积7434平方公里,上海市总面积6340.5平方千米,北京市总面积16410.54平方千米。深圳市和他们的差距是庞大的,在这样寸土寸金的都会生长足球是十分难题的。中心城区的球场现状更是惨不忍睹,足球场的陆续关闭,似乎也给了深圳足球一个致命的攻击。许多市民也许不会忘记曾经位于红荔西路与新洲路这两条主干道交会处的深圳展鹏莲花山足球场。这个曾存在长达12年的莲花山足球场被正式关停,其时引起了深圳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足球场被关后,深圳球友纷纷献上自己的球衣纪念

在都会经济日益生长的今天,深圳足球如何能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栖身之地,这或许会成为一个永恒的矛盾。

3. 赞助商的不停更换

赞助商的不停改变,也是深圳足球生长不稳定的最主要体现之一。从深圳平安开始,再到健力宝、金威啤酒、上清饮,再到深圳红钻,深足的赞助商不停在变化,这种变化正说明晰不稳定因素,且大企业较少,每个企业的偏向也纷歧样,使得深圳足球一直也没有太明确的偏向去生长。直到现在的深圳佳兆业的接手,深足才开始有了较为科学和系统的足球生长偏向。佳兆业虽然是深圳地产起家,但业务已经涵盖足球俱乐部、旅游工业、国际教育、康健医疗等超20个工业和细分领域,有一个靠谱的企业能够让深圳足球找到属于自己的偏向,往更科学、更系统的路子上走。这与当年恒大团体生长足球相类似,都是可以借鉴而且已经是经由实践的认可的模式。在有稳定赞助商的基础上,深足才有了能够重回巅峰的条件。

佳兆业的商业蓝图

4.有钱不会用的尴尬

但佳兆业的入主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虽然一方面深足全力投入引进了不少名帅和外援,也提升球队园地的训练质量,并开始与一些欧洲顶级足球俱乐部开展互助,这也让深足很快冲超乐成,我们能感受到的是,佳兆业确实不差钱。但一年的时间又重新降级,充实说明晰现这些事情还不足以让一支球队在中超驻足。内部各方面的治理,包罗引援、用人等结构的不合理,让深足陷入了有钱不会用的尴尬的田地。举一个简朴的例子,深足将球队的主场放在了远离市中心的龙岗大运体育场,许多想要看球却因为路途遥远错过的球迷不在少数。久而久之,足球的气氛也没有能在深圳中心规模内形成辐射,这样的选择也体现了深足俱乐部计划摆设上不够成熟的一面。

2019中超开幕式在龙岗大运体育场

“这里不是我的家乡,但这里有我的主场”:深足生长新偏向的探讨

1. 不行忽视的“深二代”

革新开放40多年来,深圳也在不停地发展。而这40多年来,一个新的群体逐渐走向社会,他们在深圳出生或者从小在深圳长大,但祖籍并不在深圳,有一个每年过年要回去的地方,甚至还会讲些当地的方言,这个的群体就是深二代。虽然祖籍不在深圳,但他们对于深圳的情感或许更深,也许这类人群正是深圳足球生长的突破口。

如果说早年来到深圳打拼奋斗的人,他们所谓的归属感也许并不在深圳,而在家乡。那么他们的子女,也许才是真正对深圳有归属感的人,也就是深二代。

深圳晚报的体育记者黎晓斌曾经回忆过他与深圳足球的过往。“1996年,深足客场对天津泰达,电视没有直播,我捧着个收音机听着89.8的直播,那场球实在太猛烈,我走着走着就停了下来,过了比力长一段时间,我突然发现,漆黑的小路上,我周围竟然站了10多个伸长脖子竖起耳朵的同学。”

这也许就是陪同着深圳足球长大的深二代们,最真实的写照。

而这类人群,应该成为深圳足球新一代的球迷气力,从而去扩充属于深圳自己的球迷文化。有一句话说的很好,也很适合现在深圳足球与深圳人的现状:“这里不是我的家乡,但这里有我的主场”。虽然归属感不能决议深足的基础,但球迷文化的生长,无疑是让深圳足球更上一层楼的关键所在。如果深圳球市能够热起来,这批“深二代”绝对能够成为深圳足球生长的主力军和坚实气力。

2. 校园足球:基本得扎实,留住好苗子是关键

虽说深足现在结果不太理想,但有一个好的方面,深圳校园足球的生长却是走在前列的。这与深圳职业足球的建队伊始的思路纷歧样,虽说在2004年深足到达了巅峰,可是校园足球、下层足球到场的的匮乏,成为了深足倒下的重要原因。如今,深圳能够重视校园足球,这条路子确实是走对了。2019年11月份,JFC青锦赛总决赛在深圳龙岗打响,海内八大赛区11支高(院)校优胜队与5支国际名校球队展配合对决,充实体现了深圳在校园足球方面的领先水平。

另外,深圳的许多学校,包罗深圳实验学校、深圳翠园中学、深圳中学等学校校队都有时机能与中超各大职业梯队交手。2015年,深圳青少年足球一连收获了4个冠军头衔,全国青少年男足U15锦标赛冠军、全国男子高中校园足球联赛冠军、广东省运动会男足金牌以及女足金牌。不得不提的是深圳翠园中学走出的段刘愚,已经成为了现在国奥队的绝对焦点主力。当年,山东鲁能花费100万元引进他,其时的段刘愚还在读高二,100万元也创下了海内青少年球员身价的新纪录。

段刘愚

虽说校园足球的生长上,深足已经站在全国领先的职位,但这却面临另一个问题,如何将足球人才留在深圳?有一项数据可以看出这个残酷的真相:深圳现在男女子青少年月表队到场全国和全省足球角逐,共获得10个冠军和11个亚军,先后有23人次的深圳学生球员入选U14-U17各级别国家队。这个数据放在全国规模内都是一流的,但令人尴尬的是,这些或许能够成为“小国脚”、也是深足未来10年甚至更长时间保持在海内最高级水平保证的球员们,无一破例地全部脱离了深圳,他们或许去了恒大,或许去了鲁能,又或是其他。

诚然,足球是一个周期性很长的工程,但从现在取得结果来看,可以说深圳的校园足球已经走在了正轨,但人才的频繁流失是现在急需解决的问题,这需要的或许时间的沉淀,让深足有底气能够留下这些好苗子。也许在深圳校园足球蓬勃生长的情况下,深圳足球的人才储蓄也不会重蹈2004年的覆辙。只要基本扎实,上层的高楼才气越建越高。

结语:足球应是这座移民都会最好的精神家园

虽然深足在去年遗憾未能保级乐成,但我们也看到了深足方面的大手笔引援。恒大功勋元老郜林、前意甲球星哲马伊利,包罗王永珀、裴帅、郑达伦等5人全部加盟深圳佳兆业。如此重磅的引援力度和强度,让我们看到了深足新赛季冲超的希望。

而就在克日,深圳市政府也审定通过了了深圳市文体局出台的《关于加速体育工业创新生长的若干措施》。其中,提出了深圳体育产生长总目的:到2020年,体育工业总规模到达1200亿元;到2025年,体育工业增加值占全市GDP比重到达2.8%;到2035年,成为体育高质量生长的全国范例,体育创新能力、体育综合竞争力世界领先,成为国际著名体育都会;到本世纪中叶,跻身世界体育工业高度蓬勃都会行列,成为国际体育示范都会。政府的鼎力大举支持,也让深圳足球有了重回巅峰的政策支持。

也许真的有一天,深圳足球能够成为这座移民都会的手刺,来来往往的人们心田深处都市给深圳足球留下一席之地,足球应该是这座移民都会最好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