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漂亮的安徽

  • 时间:
  • 浏览:142
  • 来源:安图在线

网络上常有一个关于安徽的梗。

在北方人眼里安徽是南方省份,在南方人眼里安徽是北方省份,中部人以为安徽属于江浙沪,江浙沪人以为安徽属于中部。

安徽,是一个存在感很微弱的省份。纵然当我们说要去远方旅行时,也很少有人会想到去安徽,最多能想到是去徽州旅行。

安徽,虽然是一个存在感很微弱的地方,但同时,安徽也是一个微妙至极,总能给人带来惊喜的地方。

安徽有着中国最多也是生存得最完好的古乡村修建群,这里有农耕文化的精髓,也有儒家文化的气息伸张在每个角落里。安徽,或许是这个时代下最中国的地方了。

安徽就像是一个看起来不惹人眼,安平静静的女人。但内在却积贮着许多能量,只有走进它的人,才气窥探到如宝藏一般的她。

就像《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中的女主角明兰一样,平时不争不抢,恨不能将自己低到灰尘里,可是一旦你真正瞥见她的心田时,就会发现她是世间最妙的女子。安徽也是这样。

|桃花源的安徽

安徽完整生存了大量14世纪以来的古民居、古牌楼、古乡村、古镇与古桥。那些黄山脚下的古乡村,西递、宏村、唐模、呈坎,美妙的仿若让人看到了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在这片土地下得以出现。

提起安徽,恰似最先想到徽州。虽然古徽州是安徽特此外手刺,但绝不能代表安徽的全部。安徽的每个角落都有其奇特的色彩。它似乎是上帝的试验之作,上帝喜爱色彩,便将手中颜料板上往画布上一泼,这一泼便绘成了一个五颜六色、又极其和谐的安徽。

画布上的青灰绘成了徽派民居的小瓦,红色绘成了塔川的秋叶、绿色绘成了黟县的木坑竹海、白色绘成了砀山的万亩梨花、蓝色绘成了万佛湖的碧波万顷、黄色绘成了婺源的油菜花田.......每一种颜色都能在安徽找到很好的归宿。

|气质混搭的安徽。

安徽的微妙还体现在,安徽可以说是综合了南北两种气质的省份。淮河与长江将安徽分成了三部门,皖北、皖中、皖南,三地文化差异很大,让安徽像极了一个浓缩版的中国。

皖北,可以说是不折不扣的北方了。地处平原,黎民以农耕为主,春天有成片雪白的砀山花海,秋天有皖北麦收的一片金黄。在这片水土下生长的人,操一口中原官话,喜吃面食,性格直迈豪爽。

皖南,与皖北南北极相反,十足的江南气质,诗意凝重,闲适静雅。有清晨黄昏下蓝绿的河水,有岸边开的辉煌光耀的油菜花,有桃红柳绿、灼灼芬华,有青山逶迤,绿水蜿蜒,真正是八分山水一分田,一分门路和庄园。在这片风土下生活的人,喜吃米食,以吴语、徽语和赣语为主,气质上既蕴藉内敛,又聪颖灵活,缔造了在中国历史上辉煌了三百年的徽商。

皖中之地,则南北兼容,气质温和。这里以讲中原官话、江淮官话和赣语为主。

所以到了安徽,你见着操着一口河南口音的可能是安徽人,说着吴侬软语的也可能是安徽人。

安徽在经济上不惹人注目,但提起文化,它在海内绝对占有一席之地。

安徽虽然最被人熟知的是它的文房四宝,汪笔、徽墨、澄心堂纸、歙砚。古往今来,一直被喜爱笔墨之人所追捧。但其实,文房四宝于安徽的文化来说仅仅只是冰山一角。

安徽文化遗存富厚而别具特色,新安画派、新安医学、新安理学、歙派篆刻、徽派版画、徽派园林修建、徽菜、徽州戏曲......

安徽这片广袤的的土地似乎是为了孕育文化与美而生。

图片|小媳妇说故事

|徽文化的推动者——徽商

安徽的文化,多以指徽州文化,徽州与安徽不是同一个观点。康熙年间,江南省被打消分为安徽、江苏二省。那时安徽因江北有安庆,江南有徽州,取二地之首字而称安徽。

安徽的文化,多集中在皖南的古徽州。五百多年前,徽州泛起了徽商,徽商亦被称为儒商。徽商的兴盛,极大地推动了徽文化的生长。

徽商推崇儒家文化,最为重视子弟的教育,认为如果有了钱不办教育,那家财万贯又有何用?

自明朝时期起,徽商便用通过垄断盐业所获得的庞大财富来资助书院、制作数以百计的学堂、家塾等。致使明清两朝,天下书院最盛者,无过东林、徽州、关中、江右。且十户之村,不废诵读,远山深谷,住民之处,莫不有学有师。

|徽文化的审美情趣

徽商不仅为教育做了孝敬,他们还以商养文,构建了奇特的徽文化审美情趣。至今提起文化与美学,总不能绕开安徽。

那白墙黛瓦的徽派修建,永远是人们的心之所向。且徽州三雕更是民间修建的一绝,徽商以雄厚财力,为家族修建祠堂和民居修建时,都市用上图案精致而庞大的石雕、砖雕、木雕。

直到如今,那些集中在歙县、黟县境内的明清民居、祠堂和牌楼,数以千计,历经沧桑而古貌犹存,其数量之多,石雕、砖雕、木雕之精致,举国稀有。

|徽文化成为显学之一

徽商们还竭尽全力地推动了新安画派、新安医学、新安理学、徽派版画、徽州刻书、徽州戏曲等一大批徽州文化的生长与繁荣,也正是因为200多年前的徽班进京,才造就了今天的国学京剧。

虽然三十多年前,徽州被更名改为黄山市,但徽文化的传承却一直从未中断,它在山水之间展现一如往昔的姿态,在可感可知的文化符号之间,向后人证实着自己的存在。

徽学,在90年月后,被誉为是并列与敦煌学和藏学的中国三大走向世界的地方显学之一。

从某种角度来说,安徽是最易被人忽略的美食大省。南北文化的交汇领悟,为安徽送来了富厚奇特的美食。

徽菜是中国八大菜系之一,臭鳜鱼、胡适一品锅、毛豆腐、刀板香、绩溪炒粉丝、火腿炖甲鱼等都是徽菜的名菜。

以前,徽菜指的是古徽州的传统菜肴,但现在徽菜包罗了皖北皖中皖南地域的所有饮食特征。

|南北中的徽味各具滑稽

皖北的饮食风味主要是咸鲜微辣、酥脆醇厚,擅长烧、炸、焖、熘,善用香菜、辣椒、香料配色佐味增香,以蚌埠、阜阳、淮北、宿州、亳州地方风味为主。

皖中属于江淮地域,基本上是淮扬菜或者淮扬菜的变体。讲求刀工,做法精致,讲求火功,注重原料鲜活,口胃平和,清鲜偏甜。

皖南,吃的是传统徽菜,擅长烧、炖、蒸,浓油赤酱,重油重色重火功。招牌菜有臭鳜鱼、火腿炖甲鱼、雪冬烧山鸡、蜂窝豆腐等。皖南是豆腐的起源地,所以皖南人爱吃豆腐,光是豆腐就有,蛋挞豆腐盏,菊花豆腐盅、百鸟归巢、淮王献宝、八公山豆腐乳、徽州毛豆腐。

皖南人另有一大特色,就是爱吃细菌,毛豆腐、毛鸡蛋、臭鳜鱼无一不是细菌发酵食物。记得初次到黄山时,一进饭馆,就瞥见了桌子上摆着一大篮子的毛豆腐,那一个个发了白毛的豆腐,看着令人心惊。友人说:“民间有句顺口溜:徽州第一怪,豆腐毛上上等菜。这可是最隧道的上等菜。”

图片|蓝田玉烟

比起其他都会,安徽人似乎更清楚的知道自己要什么,他们会越发专注自己的目的,对之外的事物不会计算。这可能也因为徽商为安徽人带来了既儒且贾的气质,所以这里的人外在儒雅低调,内在灵活通透。

安徽人的低调也体现在酒上,千万不要信他们不能喝酒。安徽人喝酒很野,看起来平时不沾一滴,但喝起来就是深不见底。

|安徽,南京,一对灵魂朋友

安徽和南京有一层很微妙的关系。安徽和南京离得很近。经常听到安徽人说:安徽的现实省会是合肥,但精神省会则是南京。甚至南京被冠以“徽京”一说。

当南京还没有实现到江苏所有地级市的火车直达,但已经实现了到安徽的所有地级市的火车直达。南京的地铁也可以开出江苏,直接通向安徽。

在南京,经常可以看到安徽人在新街口逛街,在鼓楼医院看病,到禄口机场坐飞机。

更有意思的是,皖南皖中皖北人的地方方言相互听不懂,但险些所有安徽人都能听懂南京话。

安徽与南京,俨然一对灵魂朋友。之所以他们能如此亲近,也是因为相互在相互帮扶。

图片|小媳妇说故事

|不应被忽略的安徽

安徽的经济,素来不蓬勃。但其实我们对安徽这块土地的不富足有了一层忽略。安徽常年旱涝频繁,黄河又多次夺淮入海,造成严重水患。新中国建立后,安徽一共发生了13次特大洪水16次分洪,江淮后代为了保住下游都会和周边都会,会炸堤泄洪,将洪水控制在自己的都会内,做出“弃小家,保大家”的举动。但这样也使得安徽的经济生长经常不稳定。

安徽,承载了太多,也包容了太多。虽然安徽各地域文化差异很大,但它毫无疑问是所有江淮后代唯一无二的家乡。徽商精神,几百年前就早已沁入进所有皖人的血液中,不管身在那里,一旦家乡召唤,世界各个角落的江淮后代都市挺身而出。

古往今来,安徽一直就在那里独自地、悄悄地漂亮着,无论是深厚的文化历史、灵秀的自然风景、还是与生俱来的人文朴素感,安徽都是一个最中国的地方,她悄悄地等候着,等候着为深入其中的人带来如拆礼物般一层一层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