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人工智能时代都来了,还让孩子背几千年前的工具,有用吗?

  • 时间:
  • 浏览:19
  • 来源:安图在线

有妈妈在群里吐槽:“老师每周都在线上部署背诵的工具,让学生背古诗、背课文。每次抓孩子背书,我都很辛苦。现在人工智能时代都来了,还让孩子背几千年前的工具干嘛呢?”

许多家长都有着和这位妈妈相似的看法,认为“死记硬背”的学习方式欠好,这是因为他们不相识背诵对语文学习、阅读写作的重要性。

其实低龄儿童有庞大的无意义影象能力,这个影象力就是我们俗称的“死记硬背”的能力,它会随着年事的增长逐步降低,因此低龄儿童背诵不解其意的质料不是什么很难题的事情。中国传统教育提倡在孩子小的时候多背诵一些经典和名家名篇是有科学依据的,这就像牛吃草的反刍,在食物富厚的时候多吞下一些工具,等长大了消化能力提高了再逐步地去消化。人的大脑生长纪律原来就是“年幼时长于影象,稍长时长于明白。”而且,儿童时期背诵的工具多数印象深刻,甚至终身不忘。

现在许多孩子写作文就犯难,归根结底是“肚子里的没货” ,因为念书少,积累少,语言就贫乏,没有体现力。而解决写作文难题,就必须多念书,多背些名家名篇。

昔人云“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著名文学家老舍说“只有入口成章,才气开口成章。”讲的都是背书对于写作的重要性。

苏步青小学结业时,《左传》《唐诗三百首》都能背诵如流;茅盾能背出一百二十回《红楼梦》;巴金十二三岁时就能背几部书了,期中包罗《古文观止》。背诵也是犹太人通用的教学方法,他们在孩子刚会说话时就开始教他们背诵《圣经》和莎士比亚的剧作,在学者们当中,能一字不差地背诵《圣经》是最值得夸耀的事。

作家肖再起在儿子二三年级时让他背诵泰戈尔的《新月集》《飞鸟集》,孩子在写作文时就能模拟泰戈尔的形貌,糅进自己的想法举行写作。

所以,孩子小时候背诵的经典往往是他们长大成人后的文学基础,就像学毛笔字的描红,是须要的基本功训练。语文基础打好了,对其他学科也是很有资助的。教学中有相当一部门学生的数学结果欠好是因为对数学题明白错误而造成的。

那么,孩子背什么书比力合适呢?

在孩子牙牙学语的时候就可以开始这项训练,天天放一些《三字经》、唐诗给他听,耳濡目染下到能开口讲话时背诵下来就水到渠成了。小学阶段可以背背《论语》、《唐诗三百首》、《宋词一百首》、《古文观止》等经典。人教版五年级语文上册第二课《小苗和大树的对话》中季羡林先生说“一个小孩起马要背两百首诗,五十篇古文,这是最起码的要求”。13岁之前资助孩子打好基础,孩子大了后以自主学习紧跟学校老师的步子为主。初高中的孩子学习肩负重,又到了青春叛逆期,家长让他背诵课本以外的工具预计是一件艰苦不讨好的事情,教育也是有时段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