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中能喝酒吗?竟然是宇航员交流的重要方式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安图在线

北京时间2月14日消息,据外洋媒体报道,在俄罗斯“宁静号”空间站上,宇航员可以饮酒,但他们最好是用吸管喝,酒水是很小的液珠,漂浮在空间站。在克里斯·卡伯里(Chris Carberry)撰写的新书《太空中的酒水:已往、现在和未来》中,他记载了人类的“太空饮酒文化”。

1、图中是1997年“宁静号”空间站举行的圣诞节,俄罗斯宇航员帕维尔•维诺格拉多夫(左)和阿纳托利•索洛维耶夫(右),俄罗斯宇航员在太空饮酒方面明确比美国宇航员越发宽松,而且他们饮酒不只是为了度假。

上世纪80年月,前苏联制作首个太空轨道空间站——“宁静号”空间站,它是人类第一个可恒久居住的空间研究中心,其时,宁静号空间站是令人们印象深刻的太空饮酒场所,虽然俄罗斯有相关划定克制宇航员饮酒,可是一些酒精饮料,尤其是白兰地,经常被偷偷带到空间站。对于许多俄罗斯人而言,太空饮酒是宇航员们放松和社交的一个重要环节

2、这是宁静号空间站的用餐时间,在这张1997年的照片中,美国宇航员杰夫•格伦斯菲尔德(左)正在喝饮料,而宇航员瓦莱丽•科尔森、亚历山大•卡雷利在一旁看着

据俄罗斯宇航员亚历山大·拉扎特金(Alexander Lazutkin)称,在漫长的太空任务中,特别是太空时代初期,我们宇航员的口粮供应中有酒水饮料,俄罗斯医生曾建议用干邑白兰地增强宇航员的免疫系统,并提高身体协调性。

只管官方有明令限制,俄罗斯治理层人士知道部门宇航员携带酒水抵达宁静号空间站,太空物流公司Nanoracks首席执行官杰弗里·曼伯(Jeffrey Manber)曾于上世纪90年月在载人航天航行承包公司Energia就职事情。

曼伯形貌称,上世纪80年月,前苏联和美国互助建设了“宁静号太空计划”,旨在运送宇航员往返宁静号空间站,而且允许美国宇航局在该空间站举行恒久探索任务,作为协议的一部门,美国宇航员还将乘坐俄罗斯“同盟号”宇宙飞船抵达空间站。

这是自1975年阿波罗-同盟号测试项目以来,这两个前冷战时期对手国家首次太空互助,他们在空间站明确划定了饮酒的相关内容:宇航员(其时基本上都是男性)天天24小时都必须在空间站,周六可以休息一天,喝一些干邑白兰地或者伏特加酒,或者看影戏、念书。据悉,其时俄罗斯和一些欧洲宇航员有时会在空间站饮酒。

3、日本宇航员若田光一(Koichi Wakata)在国际空间站演示如何喝水的方法,而不是喝酒。

曼伯回忆称,美国宇航局对宁静号空间站普遍存在酒水饮料感应“很是震惊”,虽然宇航员天天辛苦事情后只喝少量的干邑白兰地,但该做法与美国宇航局相关的太空禁酒政策和理念南辕北辙。随后美国宇航局与俄罗斯、法国等欧洲国家相同,表达了对太空饮酒行为的担忧,可是俄罗斯、法国认为,宇航员在空间站饮酒无需引起重视。

曼伯解释称,对于法国人而言,饮酒是法国文化的一种延伸,他们有很是适口的白兰地,我曾经喝过,上世纪90年月,法国航天机构为宁静号空间站的宇航员提供丰盛的食物,他们让厨师制作鲜味适口的鹅肝,法国人不希望他们的宇航员只吃尺度的宇航员口粮。他们想用法国鲜味食物、干邑白兰地款待自己的民族英雄

只管美国人对社交和太空情况下对饮酒行为的态度很矛盾,可是驻守在宁静号空间站的美国宇航员经常到场饮酒的庆祝运动,经常喝到干邑白兰地。1997年,宇航员约翰·格伦斯菲尔德(John Grunsfeld)在执行航天飞机任务时,曾到场过一次宁静号空间站的社交聚会,他回忆称,当任务举行一半的时候,我们被邀请到场空间站的一个社交运动,其时俄罗斯宇航员瓦列里拿出一个小瓶子,有人问:这是伏特加吗?他说:不,我们永远不会把伏特加带到太空,这是白兰地。

格伦斯菲尔德称,“进步号”补给太空飞船将优质干邑白兰地放入医疗箱,运送到宁静号空间站,这是很是有趣的,白兰地装入不凌驾250毫升的小瓶子中,只要轻轻一推,就会冒出一个奇怪的小球状液滴,漂浮在船舱中。聚会时每位宇航员会分发一个很小的白兰地液滴,每滴不凌驾25毫升,这是一个很好的社交聚会,据我所知,没有人因此喝醉。

格伦斯菲尔德完全明白为什么美国宇航局不愿意在太空任务中让宇航员饮酒,但他认为,当人类脱离地面的时间越长,一些刻板的划定可能需要适当调整,如果治理恰当,我认为太空饮酒不会泛起什么问题,一旦宇航员开始太空生活,不确定除了太空情况面临的庞大威胁之外,还会有什么真正的危险。

据悉,格伦斯菲尔德并非唯一在宁静号空间站享受饮酒聚会的美国宇航员,1997年,美国宇航员迈克尔·福勒(Michael Foale)造访了宁静号空间站,他似乎对偶然饮酒感应很是舒服,就像露营生活一样,他表现,太空情况中的社交真的很重要,虽然太空食物口胃稍逊一筹,但宇航员们已很是满足,如果聚会时提供一些酒水,一定颇受宇航员喜爱。

与之前一样,宇航员在宁静号空间站饮用的通常是干邑白兰地,大家用吸管吸几滴,白兰地将在口腔中扩散开来,还会扩散至鼻腔上方,因为空间站没有重力将其吸入喉咙……酒精会很快被人体吸收,就像吸烟一样,你会连忙感应兴奋,之后酒水进入喉咙时,最终会有那种温暖的感受。

众所周知,宁静号空间站是一个高度紧张的情况,俄罗斯宇航员和美国宇航员都履历过频频灾难事件,包罗一场火灾和随后几个月与一艘入坞货船碰撞。宇航员饮用酒水与这些事件是否有任何关系令人深思,可是当媒体报道宁静号空间站上有干邑白兰地时,种种新闻报道似乎表示该问题与事故性灾难是否有关联,同时,俄罗斯宇航员是否保持清醒也受到了质疑。

只管有宇航员在太空情况饮酒的诸多负面报道,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干邑白兰地对于资助美国和俄罗斯宇航员建设友好关系具有重要意义,也起到了很好的礼仪作用,这一孝敬不容忽视。因为其时正值两个超级大国努力生长太空探索的关键时期,因此得出结论是:在太空中提供酒水饮料“永远”是一个好政策,为现今国际空间站美国和俄罗斯的同伴关系奠基了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