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害康健 谣言如病毒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安图在线

3月26日,在德国伊瑟隆,医务人员在一处新冠病毒检测站取样。新华社发(约阿希姆·毕瓦勒兹摄)

新华社北京3月27日电(记者沈敏)当新冠病毒在全球流窜,侵袭人们的身体、攻击各国经济,一些号称“如何抵御新冠病毒”的谣言也借着互联网和人们的恐慌情绪四处伸张。对于民众康健和社会经济运行,这些谣言的危害有时比病毒更有害、甚至更致命。

致命“秘方”

伊朗官方媒体报道,200余人因为喝了假酒中毒身亡,只因听信这种酒可以预防和治疗新冠病毒熏染的网上谣言。

法新社报道过其他多种所谓的民间“抗新冠秘方”,包罗服食火山灰、使用紫外线灯照射和氯化物消毒剂。卫生官员已经警告过,后两者如果使用不妥,容易对身体造成损害。

社交媒体一度流传液态银离子、即所谓“胶质银”可以“杀死新冠病毒”。在一个“脸书”谈天群组,一名用户发帖称:“我正在制造胶质银,我有哮喘,不知道有没有用……(新冠)病毒让我焦虑,天天服一勺会不会有用,没试过……”附图是一个装了水的玻璃罐,放了一根金属棒。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特意辟谣:服食胶质银可能导致皮肤褪酿成蓝灰色、身体难以吸收抗生素等药物。纵然如此,也没“吓”住某些人。

一名澳大利亚男子告诉法新社记者,他常买胶质银,但现在他所住都会都“卖光了”,“疫情来临前,我总能买到一些。”

甚至另有宣扬“服食可卡因和漂白剂可抗病毒”的谣言,法国政府不得不借“推特”强调:“不,可卡因不能让你免受新冠病毒侵袭。”

3月16日,在法王法斯塔特,一名男子戴着口罩在超市购物。新华社/法新

推波助澜

疫情扩散已经让多国经济、尤其商业和商业遭受极重攻击,而某些谣言发挥了“推波助澜”“雪上加霜”的作用。

由于多国实施限制民众出行的措施,不少地域泛起恐慌性抢购、囤积日用品和食品现象,人们把超市货架买空;然而在一些角落,谣言却让一些人不敢购置某类产物。

在印度新德里,一些零售商告诉法新社记者,印度传统节日胡里节本月早些时候来临前,原本是中国入口的玩具枪、假发套和节日装饰品销售旺季,但因为有人散布“中国制造产物可能流传新冠病毒”的谣言,导致这类产物销量大幅下滑。印度玩具协会人员维平·尼杰哈万告诉法新社:“我们看到(节日用品)销量比前一年淘汰约莫40%。”

世界卫生组织已经见告民众,新冠病毒在无生命物体外貌存活时间不长,入口货物纵然曾受病毒污染,也不大可能仍具感染性。

3月11日,巴西圣保罗市地铁站的电子显示屏上播放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信息。新华社发(拉赫尔·帕特拉索摄)

审慎“自医”

种种谣言借互联网迅速流传,而当科学家借互联网分享和探讨研究关于新冠病毒的最新发现和理论时,也受到更多关注。只管部门理论未履历证,一些焦虑的患者出于求生欲望,不惜“以身犯险”。

当一些揭晓在学术刊物的论文提及研究人员在探讨某些心脏病药物是否可能加重新冠肺炎患者生长成重症的风险,相关信息在网络上流传开来,造成误解,一些心脏病患者“自主”停药,西欧医疗机构不得不提醒病患继续服药,尤其是心脏病等慢性病患者原来就属于“高危”人群。

正在加拿大家中自我隔离的卡罗琳·托马斯是一名心脏病患者,平时运营一个针对女性心脏病患者圈子的博客。最近,数十名读者联系她,就一些网帖警告某些心脏病常用药物的“风险”咨询。她认可自己也感应畏惧,“我不敢服药,但又不敢停药。”直到从自己的心脏病医生那里获得确认后,她才放心服药。

澳大利亚心脏基金会首席医学照料加里·詹宁斯说,那些学术论文所提理论“仅仅基于全部存在争议的数种因素”,还没有足够证据支撑,如果患者贸然停药,会增加心脏病发作以致死亡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