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疫情只是压倒迪士尼英语的最后一根稻草

  • 时间:
  • 浏览:19
  • 来源:安图在线
迪士尼英语原来是有时机做大做强的,但中国市场如此特殊,迪士尼英语无法完全明白中国

文 |《财经》记者 柳书琪

编辑 | 谢丽容

除北京,全国线下教育机构陆续复课,但进入中国12年的迪士尼英语却见不到那一天了。

6月22日,少儿英语培训机构“迪士尼英语”在官微上公布公然信,信中称经慎重思量,将不再重新开放迪士尼英语中心。公司将返还所有学员家庭剩余学费,退费服务及其他相关事宜将于6月26日至7月21日间处置惩罚,受影响员工也将获得去职赔偿。

一位教育行业从业者向《财经》记者表现,这则通告很是体面,她从未见过第二家关店后答应退还剩余学费的教育机构。

对家长而言,这次离别来得有些突然。一位迪士尼英语的学员家长告诉《财经》记者,原本还在期待线下复课后孩子的“结业仪式”,此前在线课程也可正常预约。就在一周前,迪士尼英语微信民众号还在更新其会员专属App乐学会。

《财经》记者就此事问询迪士尼英语,华特迪士尼公司亚太区消费品、游戏和出书执行副总裁马豪世回应称,“我们确保会为每一位迪士尼英语学员家庭退还剩余的学费,并会妥善照顾每一位受影响的员工。”

据天眼查及迪士尼(NYSE:DIS)2019年报显示,迪士尼英语是华特迪士尼公司面向中国市场的直营品牌,两大股东划分为华特迪士尼公司与上海中智国际商务生长有限公司。2008年,迪士尼英语进入中国,主要面向3至12岁孩子提供英语培训服务。停止2019年9月,这家培训机构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六座都会共拥有约25家学习中心。

疫情是直接导火索

此次关闭所有学习中心或与疫情直接相关。迪士尼英语在信中写道,“在已往几年,我们注意到消费者偏好的改变,更多消费者倾向于在线学习体验,而全球疫情更是加剧了这一趋势,家长对恢复面临面的课外学习课程存在诸多挂念。”

开发线上课程成为绝大多数线下培训机构的无奈之举。多位迪士尼英语的学员家长告诉《财经》记者,自3月19日起迪士尼英语开始免费为学员提供线上课程,既有主讲老师和领导老师的双师直播课,也有学员群中的视频或绘本资料分享。不外,迪士尼英语在宣布关停门店后,在线课程也已停止。

和新东方、学而思等在前两年就大肆部署线上课程的课外培训机构差别,迪士尼英语是典型的以线下教授为主的培训方式,通过第三方平台搭建线上课堂,是应急之举,而非战略结构。既然是应急之举,那么用户体验和课程设置,以及西席培训适应等方面,也有诸多不尽如人意之处。

所以,疫情期间开发了线上课程实质上只能资助线下教育机构维持基本的运营。对于迪士尼英语这样的培训机构来说,在已往的近四个月里,最致命的是无法开展线下课程,这带来三点伤害:一是阻断了生长新生的正常节奏;二是延缓了老生消耗课时、续保课程的速度。

第三点是最实际的成本压力:广州某高端早教机构的老师告诉《财经》记者,通常机构提供免费线上课程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增强用户粘性、淘汰退费,无法带来实际的营收增长。房租、人力等成本依然是压在线下教育机构头顶的大山。

随着疫情在北京以外的全国大部门地域获得控制,各地开始逐步复工,部门都会陆续放开线下培训机构。不外,自今年1月起暂停营业的迪士尼英语一直未能开门。一位少儿英语行业资深从业者向《财经》记者分析,培训机构申请复工的流程相对繁琐,需要做好各项防疫措施、提交申请资料,对于迪士尼英语这类外教较多的培训机构而言,难度比本土培训机构更大,他们需要确保全部外教准时顺利到岗,这是一项困难的任务,究竟现在疫情在全球其他国家还处于生长期,尤其迪士尼英语外教的主要泉源地是西欧国家。

一步慢,步步慢

如果说疫情是压倒迪士尼英语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么另一个不行忽视的配景是迪士尼公司的困局和迪士尼英语相对边缘的处境。

据迪士尼英语母公司华特迪士尼公司2020年第二财季财报显示,受疫情影响,这家公司连续谋划发生的净利润为4.75亿美元,同比淘汰91%。迪士尼英语所在的“公园、体验与产物”业务板块营收同比下降10%至55亿美元,营业利润同比下降58%至6.39亿美元。

自1月下旬起,全球六家迪士尼乐园全部受疫情影响停业,直至5月才逐渐恢复开放。“我们已经关闭了主题公园、零售商店,暂停了游轮航行和导游,导致供应链中断,进而导致损失了凌驾10亿美元的利润。”迪士尼在财报中表现。

如果再往前追溯,凭据2019年财报数据,迪士尼英语在迪士尼商业国界中相对边缘。详细到其所在的“公园、体验与产物”下的“消费者产物”板块,2019年该业务共实现营收46.33亿美元,约占迪士尼全年营收的6.66%。思量到这一种别中还包罗版权收入和门店零售,迪士尼英语在迪士尼公司内的营收占比将会更低。

近三年来,迪士尼英语所在的“消费者产物”种别体现平平。2018年其营收同比下滑4%至44.05亿美元,2019年同比增长5%至46.33亿美元,与三年前基本持平。

针对中国的英语培训曾经是迪士尼在中国拓展市场的一个重要抓手。据《金融时报》曾于2013年的报道,教育是迪士尼中国战略的重要偏向,2012年时迪士尼在中国10个都会拥有44所英语学校。而到2015年,迪士尼英语计划拥有148所学校,每年教15万名儿童,预计营业收入凌驾1亿美元。

但5年已往了,迪士尼英语未能实现当初的蓝图。现在其学校数量仅余25个左右,是2015年设想中的六分之一。

这期间,中国本土少儿英语教育培训市场蓬勃生长。前瞻研究院数据显示,少儿英语行业投融资自2014年起发作,到2018年总融资额到达57.93%,同比增长近40%。2019年,中国少儿英语培训行业市场规模已靠近400亿元,未来五年还将保持约10%的年复合增长率。

近5年来,中国少儿英语教育培训市场确实是处于一个大生长的时期,有教育行业资深从业者向《财经》记者评价,迪士尼英语原来是有时机做大做强的。作为外资线下少儿语言培训机构,迪士尼英语在中国教育培训市场鱼龙混杂、高度疏散化的时期,曾经依靠强大的品牌势能、大比破例西席资、高端服务体验迅速占领市场。

但中国商业市场的一个关键词是随着技术的迭代快速迭代,中国少儿英语教育的关键词是目的性强。

在商业和技术上,随着海内教育机构孵化巨头、服务质量大幅提升,在线教育在资本气力助推下迅猛占领市场,早年满身光环的迪士尼英语也不再有稀缺性。

在英语教育课程设置方面,迪士尼英语也无法完全跟上中国家长的诉求。“从消费者习惯来说,以前最有体面的是报个迪士尼英语,前几年可能是报VIPKID,孩子再大了要提分了,就去新东方了。”她说,究竟“米老鼠能教你KET、PET(剑桥通用英语考级)吗?”

在疫情中落幕的教育机构,迪士尼英语不是第一个,或许率也不是最后一个。自2月起,IT职业培训机构兄弟连、百弗英语、南京科蒂思维学科英语、上海艾蓓儿英语等多家教育机构宣布停止运营。松鼠AI首创人栗浩洋曾预判,6月后60%的线下教育机构会倒闭。

企查查向《财经》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现在海内少儿英语培训行业在业存续共计4000余家,2019年是全国少儿英语培训的“大年”,相关企业注册量到达1146家,同比增长53%。不外,这个市场以创业型公司为主,从注册资本的情况来看,100万以内企业是该市场的主力军,占据了总量的79%。

中小企业对于疫情这样的黑天鹅事件抗压能力较弱,可以得出的一个趋势性判断是,疫情之下,少儿英语行业的洗牌正在加速,南北极分化的马太效应愈发凸显。在迪士尼英语退场后,下半场少儿英语行业的赛事走向或将越发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