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子下令开仓放粮,然后扮成乞丐去要饭,回来之后连斩五位大臣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安图在线

朱元璋,在厥后人们评价中,用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评语,得国正。说的就是朱元璋当上天子,建设明朝,很正当、很合理,而且没有太多瑕疵。

作为一个平民天子,这是彻头彻尾的贫民,因为纵然刘邦,也当过亭长,而朱元璋发迹,简直是从最底层一步一步的走上巅峰的。

因为朱元璋的身份,他更相识老黎民的痛苦,同时,对官员有着骨子里的讨厌,虽然他也知道,这些官员都是为他打工的,可他依旧没有对官员有太多的好脸色。

于是,在明朝,官员的账面上待遇是很差的,而朱元璋时期,不光账面上待遇很差,连灰色收入,也少的可怜。而朱元璋惩治糜烂的手段,堪称残忍,更让官员痛苦万分。这种痛苦,直到朱元璋死后,才大幅减轻,官员们这才如同前面历朝历代官员一样,开始享受种种特权。

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朱元璋虽然很醒目,而且眼线遍布天下,可是,更多官员依然能够从近似于苛刻的执法中,找到可乘之机,来中饱私囊。

在洪武十九年的时候,淮南大旱,朱元璋一如既往的开始摆设这种救灾事宜,但这次和以往救灾差别,他除了摆设各项事情以外,还来了一个微服私访。

这一点,并不算是朱元璋的心血来潮,因为淮南对于朱元璋来说,有着纷歧样的职位,他最开始就在亳州起步,他在淮南、淮西待的时间最长,情感最深,甚至最后将安徽省凤阳县当成了中都,而且为了保证这里的人口,在山西等地迁徙人口到凤阳一带定居。可见,淮南对于朱元璋心中,有着纷歧样的职位。

因此,淮南大旱,百孔千疮,也牢牢牵住朱元璋的心。而朱元璋很出人意外的开始了自己的微服私访之路。

和厥后的康熙微服私访差别,朱元璋的微服私访越发简朴,甚至和饥民没有太多区别,固然了,像问题中扮成乞丐要饭,就有些过于夸张了。

来到淮南,让朱元璋大吃一惊,他早就已经摆设下种种救灾事情,大量赈灾粮食根据正常速度,也已经到了淮南,可眼前淮南各地,依然是百孔千疮,基础没有看到什么救灾粮食。这才明确,自己下旨赈灾的粮食银钱,被各级官员层层盘剥,到了老黎民手里所剩无几。

如果说是恼怒,不如说是恐惧,我想朱元璋其时已经不是恼怒所能形容的。

记得在二十几年前,黄河决口,老黎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其时元朝丞相脱脱主张修筑河堤,赈济灾民,这原来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情,可脱脱没有想到的是,元朝政府已经糜烂堕落到了极点,救灾的钱粮,修筑河堤的银两,被层层盘剥。最终,导致天下大乱,老黎民揭竿而起。

朱元璋对此影象犹新,而他就是因为这件事走上造反之路的。这才过了二十多年,他本以为高居庙堂,整天听着歌功颂德,认为是天下太平,可万万没有想到,一场动乱,已经剑拔弩张。而原因,和元朝死亡之时何其相似。

恼怒而又恐惧的朱元璋,连忙动用自己的眼线,一点一点的查,最终,居然查到了五个一品大员的身上。朱元璋原来就对贪污糜烂深恶痛绝,况且,这次如果不是发现实时,很可能重蹈元朝死亡的覆辙。于是朱元璋绝不客套,也绝不手软的效果了五个大臣。

如果从执法角度来说,这五个一品大员,罪不至死。但我们深条理分析就会发现,这件事已经超出了惩治贪污糜烂的领域。在一个对朱元璋来说十分特殊的地方,发生了一件朱元璋似曾相识的严峻事件,两个因素,都足以让朱元璋动了杀心,而偏偏又同时泛起。于是,朱元璋基础不不在乎执法到底有没有明文划定,直接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五颗人头,能安民心,能让一场动荡消散于无形,这笔买卖,朱元璋认为划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