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支援湖北医疗队的行李箱里装着啥“秘密”?

  • 时间:
  • 浏览:73
  • 来源:安图在线

最“有爱”的行李箱:爱人把衣服剪短塞举行李箱

丽莎是中国科大附一院(安徽省立医院)南区内排泄科的护士,昨天晚上接到电话通知后,她的爱人和婆婆就开始帮助收拾行李,一直忙活到夜里两三点。

“家里人担忧换洗的衣服不够,把他们的衣服都‘捐’给我了。”姬丽莎说,他爱人甚至把自己的秋衣、秋裤剪到合适的长度,塞进了她的行李箱。除此之外,她还带了许多夏天的T恤,“短袖的衣服可以穿在防护服里,因为防护服内里比力闷热,另外也利便脱洗。”

为了多带一些工具,婆婆帮姬丽莎把行李箱里的物品收拾得整整齐齐。由于她容易皮肤过敏,怕到武汉没时间去买药,家人还往内里塞了一些常用的药品。 “我家里有两个宝宝,一个六岁、一个两岁,他们都很支持我。”姬丽莎说。

临行前,姬丽莎的爱人还在帮她打包行李,纸箱里装着成人尿不湿、口罩、鞋子等生活和防护用品。为什么给她带那么多衣服?面临记者的提问,姬丽莎的爱人说,“在那里事情预计挺辛苦的,多带点利便她换洗。”

最“暖心”的行李箱:9岁女儿深夜画画送给妈妈

在送行的队伍中,身穿蓝色衣服的小女孩显得格外显眼。昨天晚上,她连夜画了一幅手抄报,放进了妈妈的行李箱。

“孩子上四年级了,昨晚听说我要去武汉支援,非要给我画一幅手抄报,画到了夜里12点。”

刘凯的女儿对记者说,“我妈妈是英雄妈妈,希望妈妈能平平安安回抵家里。”

其实,这是46岁的刘凯第二次走向抗疫一线。2003年,在安徽省立医院熏染科事情的刘凯主动请缨,在发烧门诊待了整整32天,出来后得了尿路熏染。“上茅厕就要浪费一套防护服,其时不敢多喝水,七八个小时才上一次茅厕。”刘凯说。

如今,刘凯在中国科大附一院(安徽省立医院)南区门诊部事情,看到武汉的疫情,她再次写下了“请战书”。“我是一名党员,又有抗击非典的履历,我去不光能上前线,还能给年轻的孩子们做指导。”刘凯说。

除了女儿的画之外,刘凯的爱人把暖宝宝和一包包装好的菊花放进了她的行李箱。“他怕在那里事情负荷太大了我会上火,菊花能清热解毒。放暖宝宝是因为住在旅店不能开中央空调,怕夜里太冷。”

“我的行李箱里装得满满当当,内里都是家人的爱,医院的爱。”刘凯笑着说,除了医院给他们准备的医用口罩、防护服、鞋套等防护用品外,科室还给她们准备了牙膏、牙刷、雨伞、棉签等日常生活用品。

最“贴心”的行李箱:医院、科室备齐防护用品

一次性口罩、外科口罩、N95口罩、隔离衣、手术衣、防护衣、鞋套……对于奔赴前线的抗疫医疗队队员来说,这些防护用品都是掩护他们生命的“屏障”。由于武汉防护用品比力紧缺,中国科大附一院给137位队员准备了足够的“弹药”。这些物资虽然没有装进他们的行李箱,随时给队员们提供保障。

随队而行的另有援助武汉的物资,除了防护服、口罩等医疗用品外,另有一些常用的医疗设备,如人工肺、呼吸机(有创、无创)、除颤仪、监护仪等。

中国科大附一院(南区)神经外科护士长靳玉萍表现,他们科室有4个护士去武汉支援,“听说那里比力冷,我们照顾护士部和科室的大家庭接到通知后,连夜梳理物品清单,给她们准备了羽绒服、拖鞋、电热毯,还带了榨菜、利便面等食品。希望她们在那里都能好好的事情,早日完成任务,平安归来。”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通报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泉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正当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实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