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局还是“防疫神器”?“环保酵素可消毒”被指伪科学

  • 时间:
  • 浏览:10
  • 来源:安图在线

家庭自制的环保酵素能用于都会消毒吗?克日,安徽合肥、六安因疫情防控在都会门路中喷洒环保酵素,引发网友关注。有化学博士称,环保酵素发酵出来的是馊水,并无消毒作用,另有可能会流传发酵液里的一些有害病毒;环保酵素发生的挥发性物质可能是醋味或果酸味,但有这种气味并不代表它就是好的。因质疑声较大,现在,有都会已暂停喷洒这种环保酵素。

北京青年报记者相识到,不少都会的城管或环卫使用的环保酵素为某组织的志愿者捐赠物。该组织成员遍布全国,志愿者们在家中自制“三无”环保酵素,再免费“捐赠”各地城管、环卫、小区物业等。在该组织的民众号中,他们将环保酵素宣传为“万能必备”,甚至将合肥城管使用的雾炮车看成他们的“抗击疫情”样板。另有志愿者在民众号中分享自己履历称,重点是多使用公益推广运动来“拓宽群众基础”。而有网友告诉北青报记者,其家人最初认识“环保酵素”这一观点,就是通过该组织的运动。

现在,涉事民众号已被封禁。民众号所属公司的员工告诉北青报记者,该公司正在注销中。但停止北青报记者发稿前,该公司在工商信息上的状态仍为存续。

有专家认为,家庭自制环保酵素用于都会消毒用途属于违规操作;社会到场需要举行越发完善的引导,到场人员应包罗专业人士,并清楚其中的科学性与隐患。

合肥庐阳区为疫情防控喷洒环保酵素 化学博士发帖:伪科学,环保酵素无消毒作用

克日,安徽省合肥市有市民在社交平台上看到,合肥要举行大面积消杀、消毒事情等信息。有市民询问,“消毒药水是否浓度较大,对身体有影响?”

2月9日,合肥市庐阳区城管局相关卖力人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现,他们用的是环保酵素,并称“不会对人和绿化苗木有任何伤害”。

据2月9日当天报道,安徽合肥市庐阳区启用了装有稀释环保酵素的雾炮车,对城区112条主次干道开展预防消毒,一次需要3-4个小时,喷洒16吨稀释酵素。合肥市庐阳区城管局一卖力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按环保酵素1:2700的比例加水稀释而成,经由一夜时间完全融合,通过雾炮车喷洒方式,可淘汰空气中的废气等有害气体,有效抑制、消除细菌,消除对人体有害微生物,能够起到很好的预防作用。”。

该消息发出后,引来不少科普自媒体的质疑。“酵素做好了,相当于泡菜水;做砸了,相当于堆肥,拿稀释的泡菜水或堆肥去消毒街道?不怕它作为病菌造就基吗?”2月9日,科普作家“松鼠云无心”发帖称。

随后,中国化学会会员、瑞士联邦理工博士后研究员、化学博士刘朋昕发现,除了合肥、六安、宣城旌德等地以外,福建、浙江、广东等地也有都会在使用“环保酵素稀释液消毒”。

2月12日,刘朋昕告诉北青报记者,将环保酵素喷洒到空气中,并不会发生消毒的作用,同时,它还可能会流传发酵液里的一些有害病毒,对人体形成危害。刘朋昕称,环保酵素通俗来说就是“馊水”,由果皮、蔬菜皮等厨余垃圾与糖分一起发酵出来,其发酵液里包罗种种未知的细菌与真菌。“糖分和果皮、蔬菜皮里的物质可以供应细菌、真菌的生长和繁殖,这些细菌会排放出一些代谢废物。可是你在家做这个的时候,发生物质的历程是不行控的,可能会发生让人拉肚子的大肠杆菌,也有可能会发生致癌的黄曲霉菌。把这个工具喷洒到大气中是很危险的。”

刘朋昕称,环保酵素所发生的挥发性物质有可能是醋味,也有可能是果酸味。“有这些气味,并不代表它是好的。”

有部门都会地域已暂停喷洒环保酵素

2月10日,合肥庐阳区城管局回应网友质疑时称,该环保酵素是辖区爱心企业捐赠的,于2月9日实验接纳雾炮车喷洒稀释环保酵素,以期净化城区门路空气情况。

“鉴于现在对环保酵素是否真正起到净化空气情况的效果存在争议,合肥庐阳区城管局已暂停酵素喷洒。待向相关专家及权威部门求证后,决议是否继续使用。同时,城管局正在努力寻求越发有效的方式,为疫情防控提供整洁有序的情况保障。”

同时,安徽六安市城管局也对网友表现,环保酵素为捐赠物,已暂停喷洒环保酵素。

2月11日,刘朋昕发现安徽仍有都会在喷洒环保酵素,并致电安徽省新冠肺炎应急指挥部说明情况。令刘朋昕焦虑的是,其他省市也有人在使用环保酵素举行喷洒消毒,包罗新冠肺炎疫情严重的都会。“可能用环保酵素来消毒的社区事情人员是出于美意,但往都会里倾倒这种酵素,就像倾倒馊水一样,起不到净化情况的作用。”于是,刘朋昕开始发动他的粉丝们,呼吁其他省市的相关部门停止喷洒环保酵素。

2月13日,昆明市坤宁县委宣传部在微博公布消息称,“2月8日,晋宁区晋城镇收到市民捐赠环保酵素500Kg,称可用于人体、室内及园地消毒。之后,晋宁区区级媒体对此捐赠情况举行了报道。鉴于环保酵素的消毒功效暂无科学论证,疫情防控期间,晋宁区严格根据疫情防控消毒事情规范正常举行消毒。 ”

背后组织:成员遍布全国免费赠送酵素 将合肥雾炮车看成“抗击疫情”样板

到底是什么组织给安徽合肥捐赠了环保酵素?

北青报记者在观察中发现,一个名为“酵道孝道”的民众号曾撰文称,合肥雾炮车里的环保酵素均为合肥的志愿者团队提供的,在文章中,该民众号还将安徽合肥看成环保酵素“都会疫情防控的样板”。

据该民众号称,环保酵素除了“可以用于皮肤科、妇科病、种种外伤以外,还能用于伤风发烧的康复(包罗流感和冠状病毒熏染疑似病例等)”。

除了安徽合肥以外,该民众号还记载了湖北、湖南、广东、云南、江苏等地的志愿者,将几千斤的环保酵素赠送到城管、街道、小区物业、养老院、村委,用于消毒防疫,并同时公布了华北、华中、华南、西南、东北地域多位志愿者姓名及电话,称可直接联系无偿赠送环保酵素的联络人凌驾500人。该民众号还统计称,“全国20个省有55个地域(乡村、社区、都会)使用环保酵素净化空气,其中凌驾12个地方把环保酵素用在洒水车上。”

同时,该民众号另有第一手的乐素坤博士和温秀枝医师的最新信息。对于环保酵素实践者来说,乐素坤和温秀枝并不生疏。多位环保酵素实践者曾在自制酵素的履历帖中,多次提及这两名“专家讲师”。

据公然资料显示,乐素坤是环保酵素首创人,“泰国第一位酵素博士,曾用酵素处置惩罚苏联核能污染”;温秀枝则是“一位自然疗法医师、顺势疗法医师,2006年7月开始到全国各地及外洋演讲‘酵素如何拯救地球的浩劫和掩护我们的下一代’,落实女德”。

1月25日,“酵道孝道”民众号公布文章《疫情还在肆虐的大年头一,温秀枝医师希望能到中国》,其中包罗温秀枝的直播通告及一条关于乐素坤的最新视频。在该视频中,乐素坤面临镜头称,“所有中国朋侪,现在你们要马上在武汉向空中喷洒酵素。马上!因为不管他们有什么类似症状,都意味着人们体内含氧过低。所以,在那里,不管什么症状,你们需要往家家户户的空中喷洒酵素,来保证空气中含氧量,控制所有微生物(的平衡状态)。”同时,该文章还附上乐素坤的一封手写信,信中称“恳请大家,把这些信息转发给世界各地的华人朋侪,资助每个都会。”

组织推广模式:以孝道等公益为名生长志愿者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在“酵道孝道”民众号的一篇文章中,有志愿者分享自己的履历,称使用公益推广运动来“拓宽群众基础”。该志愿者在文章中表现,“重点是平时的公益推广运动要多做,让环保酵素普及到更多社区、小区,当有一定的群众基础后,环保酵素被相关政府或环卫部门接纳便不是难事,特别是在消毒液紧缺的当下。”

这位志愿者的“履历分享”,也与“酵道孝道”的日常推广运动相吻合。多位网友表现,其家人最初认识“环保酵素”这一观点,就是通过志愿者们组织的运动。

陕西的汪霖(假名)告诉北青报记者,两年前,他的母亲通过“酵道孝道”的公益演出运动相识到环保酵素,获得了免费制作酵素的方法。今后至今,汪霖母亲用自制的酵素天天泡脚;她甚至还想喝酵素,但被汪霖制止。“闻起来酸臭刺鼻,像什么工具放坏了”。据汪霖回忆,他也曾到场过志愿者们组织的运动,“据他们的说法,酵素啥都醒目。喝了能改善身体、提高免疫力;泡脚能改善皮肤;倒在河里还能改善情况,我以为有点匪夷所思。”

汪霖每次要阻止母亲使用自制酵素时,二人就会起争执。最近,汪霖母亲还跟他提起,“别人都在捐酵素,说酵素能杀菌、对疫情有资助。”汪霖表现很无奈,再次对母亲使用自制酵素的行为表现质疑,但汪霖母亲却回覆,“政府也喷洒这个了,它受到官方许可了。”

对于家人使用自制酵素,李立(假名)也有同样的烦恼。几年前,李立的母亲通过女德讲座接触到环保酵素,之后开始在家制作垃圾酵素和食用酵素。对李立来说,垃圾酵素和食用酵素的区别,无非是制作原料差别。最开始,李立母亲用环保酵素刷锅、擦地、洗蔬菜,厥后生长到喉咙痛喝酵素,身体起疹子用酵素涂抹。“我母亲咳嗽一年了,每次都是喝一口酵素下去止住咳嗽,也不去看医生。”

“你都不知道我家有一个多大的桶!全是酵素。她(母亲)还说这个桶里的酵素可以吃,但看起来很恶心。”李立说,不管阻拦几多次,家中的环保酵素桶仍留在原位置,高度到他大腿中部。“他们很会宣传的。先说家国大义,再说调治身体、恢复性能,再加上几个治愈癌症、全家和气的例子。”

对于几位受访者的遭遇,化学博士刘朋昕再次强调他的看法:“这种洗碗、洗身上、治癌症、净化地球之类的说法,很是扯淡。从化学的角度讲,这个环保酵素发酵出来的就是馊水,从它的自己、应用到观点都是假的。”

民众号被封禁 涉事公司一员工:公司正在注销中

现在,“酵道孝道”民众号被封禁,文章已不能被转发。据工商信息显示,该民众号属于云南酵道孝道文化流传有限公司,建立日期为2015年4月8日,法定代表人谭宜永。谋划规模包罗组织文化艺术交流运动;承办集会及商品展览运动;制作、设计、署理海内各种广告;企业治理、企业营销筹谋;日用百货的销售(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谋划运动)。据工商信息显示,该公司有八位股东,持股比例均为12.5%。

2月14日,北青报记者拨打该公司电话,接电的事情人员称,“公司已经要注销了。原来(各地的)公司可多了,云南这个是要注销的,(现在还)没注销完,正在注销中。”随后记者询问注销的原因,获得的回应是“这边一直没有营业过,我不清楚这事。”

停止北青报记者发稿前,该公司在工商信息上的状态仍显示为存续(在营、开业、在册)。

专家:家庭自制环保酵素用于都会消毒用途属于违规操作

杜克大学全球康健硕士、医药研发及上市研究人员马继炎称,将家庭自制的环保酵素用于都会消毒用途,是属于违规的。马继炎表现,在消毒产物上,我国一直有严格的羁系和行政审批要求。若将消毒产物用于感染病防治,也需经由一定的审批法式。凭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感染病防治法》第二十九条划定,生产用于感染病防治的消毒产物的单元和生产用于感染病防治的消毒产物,应当经省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审批。同时,消毒剂和消毒器械的生产企业,应具有生产企业卫生许可证和卫生部发表的卫生许可批件。

四川省委党校社会和文化教研部教授肖尧中对北青报记者表现,在当前防疫的大配景下,社会气力有到场的热情与行动,是值得肯定的。但社会到场需要越发完善的引导,其到场人员应包罗专业人士,并清楚其中的科学性与隐患。

(北青报记者 张夕)

-----------------------------------------------

征集采访工具及相关线索:

如果您在湖北或是其它泛起疫情的区域;如果您是医生、护士、患者、患者眷属、服务人员或是防护设备生产商;如果您想要将事情或生活履历讲述出来;如果您看到或相识有关应对疫情的相关线索,请您与我们联系。我们愿让大家相识更多信息,一起到场到防疫事情中!记者联系方式(手机微信同号,可以先添加微信,加时烦请自我先容):

付垚:dandandeyaoyao

屈畅:lukant

王天琪:17801210070

郭琳琳:18910331878

张香梅:13321147001

戴幼卿:18101267701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Qnews

【版权声明】本文由企鹅号作者Qnews创作,在深圳市腾讯盘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下属平台独家公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