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独角兽寒武纪闯关科创板:客户集中度高 因研发而扩大亏损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安图在线

3月26日下午,上交所披露了新一批科创板受理企业,半导体公司中科寒武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寒武纪”)位列其中。已往几年,寒武纪因其背靠中科院,产物被华为年度旗舰机接纳,一度引发外界关注,成为人工智能领域的独角兽公司。

招股书显示,寒武纪拟刊行不凌驾4010万股股份,融资28.01亿元人民币,中信证券为保荐机构和主承销商,中金公司、国泰君安证券和安信证券为联席主承销商。本次刊行召募资金将用于新一代云端训练芯片、云端推理芯片、边缘端人工智能芯片及各自的系统项目,以及增补流动资金。

由于该公司已往三年均未盈利,该公司选择了上交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中,预计市值不低于15亿元人民币,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2亿元人民币,且最近三年累计研发投入占最近三年累计营业收入的比例不低于15%的尺度。招股书披露,最近三年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划分为380.73%、205.18%和122.32%。

2017年至2019年,寒武纪年营业收入划分为784.33万元人民币、1.17亿元人民币,以及4.44亿元人民币,2018年和2019年较前年增幅划分为1392.05%和297.35%;净亏损划分为3.81亿元人民币、4104.65万元人民币,以及11.79亿元人民币。对于净亏损的颠簸,招股书解释称,主要原因是受到股份支付等非经常性损益项目及研发用度的影响。

中科院加持下,走出来的创业者

招股书显示,寒武纪建立于2016年3月,并在2019年11月完成公司变换,从“有限公司”变换为“股份有限公司”。公司主营业务是应用于各种云服务、边缘盘算设备、终端设备中人公智能焦点芯片的研发、设计和销售,为客户提供应产物和系统解决方案。

出生于1985年的陈天石是这家公司的首创人,也是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他直接持股33.19%,间接持股1.16%,合计持股34.36%。陈天石早年就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最终获得盘算机软件与理论博士;2010年7月至2019年9月就职于中科院盘算机所,其中2018年4月,他管理去职创业。2019年,他在寒武纪的年薪是108.96万元人民币。

除了陈天石之外,招股书还将副总司理刘少礼、首席运营官王在、副总司理刘道福列入首创团队成员,这几位成员与陈天石一样曾经就职于中科院盘算机所。不仅如此,中科院盘算所全资持有的中科算源为该公司直接第二大股东,持股18.24%。

招股书并未单独先容陈云霁,只是在关联生意业务章节中关联方资产转让中提到他。2019年2月,寒武纪与陈天石、陈云霁签约,作价42.42万元受让两者所持的苏杭州爱寒武纪100%股权。寒武纪早期,曾对外先容公司由陈天石和陈云霁兄弟二人联手创业,而陈云霁更是14岁就考上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随后进入中科院盘算所事情。

招股书显示,陈诉期内,寒武纪基于研发与业务开展需要,还曾获得中科院盘算所少量技术授权,并为此支付用度,2018年为9.19万元,2019年为15.91万元,订价方式为凭据中科院盘算所老例并经由双方协商确定,除此之外,2018年,寒武纪曾委托中科院盘算所到场研发BANG语言,双方约定委托开发金额为100万元人民币。

股东席位众多,阿里、遐想、科大讯飞现身

招股书显示,自2016年8月第一次增资以来,寒武纪履历了六次增资,而从2016年4月开始,该公司亦完成了三次股权转让。本次刊行前,寒武纪共有32个小我私家和机构股东直接持股,而由于股权关系变更较多,所以间接持股和一致行动关系的股东亦存在其中。

停止招股说明书签署日,陈天石、中科算源、艾溪合资稳坐前三大股东席位。其中,陈天石为艾溪合资的普通合资人,而其他高管、与该公司签订劳务条约的人员以及员工为有限合资人。招银国际资本治理和中国电信系统集成公司持股的南京招银和湖北招银合计持股5.42%;国投基金和宁波瀚高合计持有7.35%;古生代创投和智胜科讯合计持有5.04%。

除此之外,已有多家知名公司现身股东席或藏身于直接持股人背后。阿里创投曾在第三次和第五次增资出资,划分为1亿元和4995.52万元。签署日,阿里创投稳坐第十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94%。遐想依靠湖北遐想和纳元明志入局,后两者为一致行动关系,持股2.39%。

科大讯飞虽然从2016年8月第一次增资就已经身处股东席,可是在2019年5月第二次股权转让中,其向广州汇星转出0.25%股权。签署日,科大讯飞直接持股比例为1.19%。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主承销商中信证券的全资子公司金石银翼直接持股1.19%,而持有中信证券15.47%股权的中信团体旗下全资子公司中信兴业持有宁波瀚高8.33%股权,而宁波瀚高持有寒武纪3.43%股权。联系主承销商中金公司全资子公司中金资本治理的基金亦有通过中金澔镆持股,后者直接持股1.19%。

大客户华为已往三年支付1.86亿

如今人工智能技术已应用在云端、边缘端和终端,寒武纪的产物则是划分满足这三类差别设备的需求。招股书显示,2019年业务比例重构,新业务上马,陈诉期内,主要客户为芯片设计厂商、服务器厂商及由数据中心建设需求的地方政府。

寒武纪最早的产物是2016年的终端智能处置惩罚器IP寒武纪1A处置惩罚器,随后2017年和2018年划分出了1H和1M,性能有所提升,型号有相应扩展。云端和边缘端都推出了芯片和云端智能加速卡,其中云端的思元290正在样品测试中,而2019年公布边缘端的思元220及加速卡在陈诉期内未展开实际销售。此外,寒武纪还连续研发和升级基础系统软件平台,以适配新的芯片。

招股书显示,陈诉期内,2017年和2018年凌驾98%的收入都来自于终端智能处置惩罚器IP的许可收入,而2019年,通过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业务与智能盘算集群系统业务,寒武纪主营业务收入大幅增加近四倍。2019年终端侧收入占总收入的15.49%,云端占17.77%,智能盘算集群系统占66.72%。

对于终端侧下降,原因是2018年接纳其IP的中高端设备实现规模化出货,但同时寒武纪向公司A逐步交付了IP,使得2019年同比下降。这部门业务不出售实体芯片,仅销售IP,依靠公司A是寒武纪的大客户,2017年至2019年,寒武纪对公司A的销售金额总计为1.86亿元,占营收比划分为98.34%、97.63%,以及14.34%。只管寒武纪招股书并未披露公司A的销售金额,但其在此前的对外宣传中,该客户为华为。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专注于设计和销售的Fabless模式的半导体公司,寒武纪亦把华为海思列入了竞争对手的规模以及风险提示。与此同时,持有该公司股份的副总司理、首席技术官梁军是2017年加入寒武纪,而此前,他曾就职于华为和海思,并担任高级技术专家。梁军亦与陈天石、刘少礼和刘道福被列为寒武纪的焦点技术人员,却是唯一非首创团队成员。

智能盘算集群系统因客户需要会举行定制开发。2019年,寒武纪与西安沣东仪享科技、上海脑科学与类脑研究中心,以及珠海市横琴新区治理委员会商务局告竣相关互助,在这部门业务开始发生收入。

不外,2019年进入前五大客户的公司B,占营收的14.34%,寒武纪并未宣布其名称,而是表现该公司为关联方。

研发用度三年陡增,人为占大头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寒武纪研发用度划分为2986.19万元人民币、2.40亿元人民币和5.43亿元人民币,研发用度率划分为380.73%、305.18%和122.32%。该公司称连续地举行研发投入,以保证其技术前瞻性、领先型和焦点竞争增利。招股书共列出了8项开发阶段的项目,累计经费投入为6.55亿元人民币。

可以看到的是,研发用度中占比最高的为职工薪酬,三年划分为74.16%、41.21%和52.15%.。停止2019年12月31日,寒武纪研发人员为680人,占员工总数比例为79.25%,而70%以上的研发人员拥有硕士及以上学位。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存在中科院盘算所人员兼职的情况。

除此之外,测试化验加工用度也自2018年后开始占用了大量研发用度,与2019年划分为36.15%和22.92%。招股书显示,这部门用度主要是研发所用流片费,是芯片从设计到量产的关键环节。

不外,在风险提示中,研发也是寒武纪较大风险泉源之一。由于研发支出较大,而产物仍在市场开拓阶段,且陈诉期内因股权激励计提的股份支付金额较大,寒武纪面临亏损的风险。

不仅如此,人工智能芯片产物发生销售收入之前,公司投入了大量资源,一方面由于寒武纪运营资金依赖于外部融资,所以开支凌驾融资额就会造成压力,无法维持富足的现金流,在研项目就会受到影响,另一方面,会影响人为,从而影响人才引进和现有团队稳定。

研发人员流失被纳入了寒武纪的风险因素。该公司称,未来如果发生种种情况导致公司薪酬政策和水平在同行业中不具备竞争力和吸引力,将难以引入更多的高端技术人才,甚至导致现有研发人员大量流失。

风险因素:无法盈利、竞争加剧,以及供应商集中度高

由于智能芯片研发需要大量资本开支,已往三年寒武纪都处于净亏损,而且停止2019年12月31日,该公司已累计未分配利润为8.55亿元人民币。停止招股书签署日,公司尚未盈利且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寒武纪提示,其在未来一定期间内可能无法盈利或无法举行利润分配。

在关于风险因素的提示上,寒武纪还指出,其焦点技术升级迭代与行业未来技术生长偏向纷歧致的风险,理由是行业技术升级和产物更新换代速度较快,而且生长偏向具有一定不确定性。与此同时,研发事情未达预期、技术泄密,以及知识产权风险都是风险因素。

对于其谋划发生倒霉影响的风险还包罗技术授权、市场竞争加剧。寒武纪称,陈诉期内,公司集成电路IP和EDA工具供应商主要为ARM、Synopsys、Cadence等,如果由于不行抗力因素,上述供应商均停止向公司举行技术授权,将对公司的谋划发生倒霉影响。

与外洋厂商英伟达、英特尔、AMD相比,寒武纪在整体规模、资金实力、研发储蓄、销售渠道等方面仍然存在着较大的差距,而海内企业如华为海思及其他芯片设计公司也日渐进入这一市场,寒武纪面临着竞争进一步加剧的状况。如果不能实施有效应对措施,寒武纪将面临主要产物销售不及预期、产物毛利率下滑等情况。

除了因为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的营收占比力高的风险外,供应商集中度高且部门供应商难以取代也是寒武纪的风险。招股书显示,前五名直接供应商合计采购金额占同期采购总额比例划分为92.64%、82.53%和66.49%。部门供应商产物具有稀缺性和独占性。

此外,针对新冠病毒疫情导致的风险,寒武纪披露,若供应商企业的供货能力受到影响,将可能导致公司无法实时向互助同伴履约,无法对客户举行上门支持等;可能导致部门智能盘算集群业务的建设实施押后,或者导致芯片产物的导入速度大幅减缓。

新京报记者 梁辰 编辑 孙勇 校对 何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