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巨亏16亿,寒武纪打击AI芯片第一股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安图在线

AI芯片独角兽寒武纪的谋划业绩终于揭开神秘面纱。

3月26日晚间,上交所官网显示,寒武纪的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准受理。如果顺利登陆资本市场,寒武纪将成为科创板AI芯片第一股。

疫情之下,AI再次热闹了起来,但从现在的市场判断,AI芯片的商业落地是摆在寒武纪们眼前的难题。如今陪同招股书披露,寒武纪的真实业绩不再成谜。

招股书显示,其2017年、2018年和2019年,营收划分为784.33万元、1.17亿元、4.44亿元。营收增幅体现不俗,但亏损同样严重,一连三年划分亏损3.8亿元、4104万元和11.79亿元,累计约16亿元。

巨额亏损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公司研发支出较大,产物仍在市场拓展阶段”,二是“陈诉期内因股权激励计提的股份支付金额较大”。寒武纪也在招股书中写明,公司无法保证未来几年内实现盈利,公司上市后亦可能面临退市的风险

寒武纪招股书中的风险提示

今后次寒武纪的招股书中也可以看出整个行业面临的一些逆境,包罗对大客户过于依赖、技术研发投入大、商业化落地尚存磨练等等。而对于寒武纪而言,光环褪去,真正的磨练才刚刚开始。

研发3年花8亿,远超营业收入

凭据招股书,从整体营收来看,寒武纪自2017年至2019年,营收划分为784.33万元、1.17亿元、4.44亿元,同比增速划分为1392%及279.4%。

其主营业务收入包罗终端智能处置惩罚器IP、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智能盘算集群系统三方面,最近一年的变化是,新增的业务板块智能盘算集群系统,收入达2.9亿元,占全年比重靠近67%。

主营业务收入的产物组成

同时,寒武纪的毛利率水平也较高。2017年-2019年,公司综合毛利率划分为99.96%、99.90%及68.19%。其中,终端智能处置惩罚器IP业务的毛利在99%以上。据相关数据统计,科创板已上市企业最近一期的毛利率均值为52.29%。

2019年,寒武纪毛利率有所下降,招股书称,这是因为这一年拓展了新业务——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智能盘算集群系统业务。

营收快速增长的同时,寒武纪也处于连续亏损状态,一连三年划分亏损3.8亿元、4104万元和11.79亿元,累计约16亿元。这是因为,其营业成本、销售用度、治理用度、研发用度等各项用度支出都在快速增加。

尤其是在研发用度方面,寒武纪在2017年、2018年、2019年的研发投入划分为2986.19万元、2.4亿元、5.43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划分为380.73%、205.18%和122.32%,累计投入8.13亿元,相当于三年累计营收的1.43倍。

其中,相当一部门花在研发人员上。招股书显示,停止2019年12月31日,公司研发人员有680人,占比靠近员工总人数的80%;拥有硕士、博士学历的员工有546人,占比凌驾60%。

员工人数及组成情况

同样的,研发回报也相对可观。停止2020年2月29日,寒武纪已获授权的境内专利有50项,境外专利有15项,此外另有PCT专利申请120项,正在申请中的专利共有1474项。

较强的研发力度也体现在公司选择上市尺度上。此次寒武纪选择了上交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中,预计市值不低于15亿元人民币,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2亿元人民币,且最近三年累计研发投入占最近三年累计营业收入的比例不低于15%的尺度。

与华为不得不说的故事

只管寒武纪营收增速体现不俗,但危险信号是,对大客户依赖严重。

2017年、2018年,寒武纪凌驾9成的收入来自公司A。招股书对此解释,“系公司初创期,公司A获得公司授权,将寒武纪终端智能处置惩罚器IP集成于其旗舰智能手机芯片中并实现批量出货”。

凭据公司过往履历,业内人士推断,公司A就是华为。

前五大客户销售情况

寒武纪的故事始于2016年3月,建立之时,这家公司便推出了首款寒武纪1A处置惩罚器,并应用于华为麒麟970芯片,成为全球首款AI手机芯片,应用于华为Mate10手机。彼时有业内人士评论,在寒武纪的助攻陷,华为确立了顶级芯片厂商的职位。

今后几年,寒武纪都是华为麒麟处置惩罚器的重要供应商之一。2018年9月,华为推出了同样集成寒武纪双核NPU的麒麟980芯片,搭载于华为Mate20中。

与华为绑定,让寒武纪一步踏上了工业化门路,一度名声大噪。这个大客户直接给寒武纪带来了营收的高增长,可以说,寒武纪前两年的营收严重依赖华为。

但大客户华为也把AI看作未来焦点竞争力的一部门。

时至2019年6月,华为公布了自研的AI手机芯片——麒麟810。华为的人工智能IP架构叫“达芬奇”,此前就公布了两款AI芯片,其中昇腾910是面向云端的,昇腾310是面向边缘端的,而麒麟810是面向终端的。

这一年10月,华为宣布了AI战略,即全栈全场景AI解决方案,包罗云端、终端、边缘端,这与寒武纪的AI芯片结构吻合。华为自立山头,寒武纪整个团队面临的行业舆论压力同样骤增,一向低调的首创人陈天石在当月接受媒体采访,对外透露的信息大意是“AI处置惩罚器领域市场庞大,寒武纪的朋侪遍天下。”

寒武纪的供应商角色自然发生了变化,出货量所受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寒武纪从华为获得的营收同比收缩了一半,从上一年的1.14亿元下滑至6365.80万元。

一个细节是,寒武纪CTO梁军就身世华为,先后就职于华为公司北京研究所、华为海思半导体公司,于2017年跳槽到寒武纪。现在这位CTO是所有高管中薪资最高的一位,持股也到达了3.2%。

公司董事、监事、高管及焦点技术人员薪酬情况

在商言商,一方要技术,一方要知名度,一段双赢的互助关系就此划上句号。

所幸,寒武纪实时推出了思元系列加速卡产物,2019年,华为在前五大客户中的排名降至第四。寒武纪对大客户依赖的情况略有好转,但尚不理想。这一年,寒武纪有近一半的收入来自珠海横琴管委会,而另一位孝敬收入凌驾14%的公司B,据招股书披露,为寒武纪的关联方。这意味着,寒武纪面临着新客户拓展的业务开发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已应用到遐想、浪潮等海内主流服务器厂商的产物中,并实现量产出货。而遐想创投是寒武纪的投资方之一。

业内人士张邯告诉燃财经,迩来,寒武纪在大量招聘销售人员,或是为了应对业务开发压力。燃财经搜索发现,仅3月25日一天,寒武纪公司就公布了至少11个位于北京、上海、深圳、杭州等地的销售岗位。

寒武纪克日公布大量销售岗位需求 泉源 / 网络

生于权门,长于浊世

寒武纪脱胎于中科院,公司前身是中科院盘算所2008年组建的“探索处置惩罚器架构与AI的交织领域”10人学术团队,平均年事只有25岁,可是他们大多数都已在芯片设计开发和AI领域深耕多年

作为首创人,陈天石的小我私家履历也颇为传奇。生于1985年的他,在16岁那年考入中科大少年班,25岁成为中科大的盘算机博士,结业6年后开办了寒武纪,31岁研发出首款AI芯片。

高起点的寒武纪,股东配景也很是强大。从其天使轮到C轮的融资历程来看,投资方中既有阿里巴巴、遐想、科大讯飞等知名互联网科技企业以及中科院,还泛起了国投基金、国新资本等“国家队”基金的身影。

据此前公然信息,在2018年6月的B轮融资后,寒武纪的估值约为25亿美元,在这之后的上市前估值不得而知。

不外,据股权结构,南京招银出资8亿元,获得其上市前3.61%的股权。大略盘算得知,寒武纪在履历6轮融资后估值约221.6亿元(约31.26亿美元),相比此前的2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77亿元)估值,横跨了25%。

股东方面,董事长陈天石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现在合计控制公司34.36%股份,以刊行前估值盘算,其身家76.28亿元。

部门股东持股情况

本次刊行前,寒武纪共有32小我私家和机构股东直接持股。陈天石外,中科院所属公司中科算源、寒武纪员工持股平台艾溪合资、古生代创投、国投基金平分列寒武纪第二至五大股东,持股比例划分为18.24%、8.51%、3.93%、3.92%。另外,阿里创投持股1.94%,科大讯飞持股1.19%。

凭据招股书,寒武纪计划募资28亿元,主要用于四个方面:新一代云端训练芯片及系统项目约7亿元,投资于新一代云端推理芯片及系统项目约6亿元,投资于新一代边缘端AI芯片及系统项目约6亿元,用于增补流动资金约9亿元。

本次募资的投资项目

在寒武纪降生的谁人年月,先发优势显着,但自2018年开始,世界规模内就涌现了一股“AI芯片”创业浪潮,巨头也都开始动员大船调整偏向。

除了华为,股东阿里巴巴也收购中天微、与阿里达摩院的芯片研发团队配合建立了“平头哥”公司、剑指AI芯片外,寒武纪在海内要面临百度、地平线、被赛灵思收购的深鉴科技,还要警惕众多外洋竞争者,包罗英伟达、英特尔、赛思灵等老牌芯片巨头,以及谷歌、高通、苹果等头部科技公司。

在泛AI类芯片领域,英伟达和英特尔产物的市场份额占据显着优势。而或主动或被动,寒武纪的战场一直在发生变化。

在失去华为强大背书的初期,寒武纪压力自然不小。2018年开始,寒武纪打入云端市场,先后公布了第一代云端AI芯片MLU100及板卡、第二代云端AI芯片思元270及板卡。从应用上讲,这一产物主要落地于智能视频分析、语音合成、推荐引擎、AI云等领域。可是,云端市场竞争凶残,要和英伟达、英特尔、AMD等国际巨头挤在同一个赛道正面交锋。

曾经的互助同伴,华为海思的实力也不容小觑,自带下游华为品牌这个出海口,从种种设备产物线,到云端应用服务,海思险些全都笼罩,优势显着。

三种类型芯片产物及应用开发平台的基本情况

自去年底,寒武纪又加入了一个新战场——边缘端,推出头向边缘智能盘算领域的AI芯片思元220及M.2加速卡产物。从上述募资用途中也可以看到,这家公司正在从云端向边缘端拓展,但这个战场也没那么简朴。

已经在云端、终端有所积累的百度,野心是以边缘芯片完善生态,于是团结三大运营商、中兴、爱立信、英特尔等,提倡了百度AI边缘盘算行动计划,旨在使用AI推理、函数盘算、大数据处置惩罚和工业模型训练推动AI场景在边缘盘算的算力支撑宁静台支持。

同样是AI独角兽公司的地平线,估值已达30亿美金,该公司于去年8月宣布量产海内首款车规级AI芯片“征程二代”。不行否认,自动驾驶等专用边缘AI芯片势头渐显,而地平线主要就着墨与此。

对手都有各自专精的领域,而对于寒武纪来说,资本隆冬加剧,疫情高风险期,上市不是终点,光环褪去,真正的磨练才刚刚开始。

*题图泉源于视觉中国。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邯为假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