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月球的五个伦理问题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安图在线

探索开发月球对人类有诸多潜在的利益。但相应地,我们也需要预先制定措施,制止月球上不切合伦理道德的行为,特别是在使用月球的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方面。人类应如何与太空和天体互动是太空伦理学这一新兴领域的焦点。

来自迪肯大学的讲师埃维·肯德尔在耶鲁大学暑期生物伦理学研究所教授了第一节关于“天体使用许可”的课程时表现,在我们庆祝人类登月50周年之际,我们有五个问题需要反思,这五个问题是关于未来使用月球的伦理考量。

阿波罗航天员将美国国旗插上月球

关于人类定居月球

一些人认为在月球和其他天体上开发人类居住地,可能有助于减轻地球上人口过剩造成的情况肩负。在月球定居的热烈讨论中,生存和维持通信等实际问题会受到许多关注,但伦理方面的思量往往被忽视。

这些被忽视的问题值得我们深思熟虑。月球上的人类是否将拥有与地球上人类同等的执法和人权?在月球上出生的孩子是否能享有他们怙恃的国籍,或者他们在地球上有没有国籍?由于月球上的重力降低,月球定居者们会一直保持与地球人类相同的生理性能吗?……

我们需要思量建设独立治理的月球基地的庞大性,给居住在月球上的人们营造一个公正的社会情况。现在,有一个非政府组织“月球村协会”,正在致力于探索月球定居的可能性。

关于开采月球

月球已经被一些公司看作为一个小行星采矿作业基地。与地球上的所有采矿项目一样,我们对矿业公司从太空自然资源举行商业赢利,对于情况可连续生长是否合适感应担忧。

此外,我们还关注工人宁静条例,以及如何在地球以外的星球实施这些条例。矿工可能会被压榨,因为他们将很难去职寻找更好的事情条件。

1967年《团结外洋太空条约》中指出阻挡任何私人拥有天体的看法,由此发生的一个伦理问题是:采矿是否违反了这种原则?此外,如何羁系该条约尚未生效的国家和跨国私人公司呢?特别是一旦月球上有了永久住民以后,月球资源是否应该再被地球上的人类侵占?

未来月球基地(想象图)

关于月球医学研究

这个话题源于在国际空间站零重力条件下,3D打印器官的可能性。月球上的重力只有地球的六分之一,下一步可能通过3D打印器官来解决可移植器官短缺问题,也可能在月球上举行其他医学研究。

地球上大多数国家对医学研究都有严格的划定,国际空间站的实验是在所有空间站互助同伴的监视下举行的。可是,现在还没有一个全球性的体系来审查拟议中的月球医学研究在伦理上是否可以接受。

鉴于医学研究曾有过侵监犯权的行为,在思量什么样的研究可以在地球以外举行时,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担忧——在月球举行羁系将越发难题。

《团结国太空条约》划定,使用太空应该造福全人类,而不仅仅是有足够的资金可以举行太空研究的国家或组织。从伦理的角度来看,人类与太空互动带来的益处会造福地球上的人类,但确实也会带来潜在的危害。其中一方面是生物宁静,即污染物从太空携带到地球的风险,以及引发疾病的可能性。

关于月球旅游

小我私家对太空工业的兴趣意味着太空旅游很可能成为一项利润丰盛的工业。现在已经有环月旅游的计划,登陆任务无疑也将随之展开。与采矿一样,月球旅游业引起了对可连续性和所有权的关注,也带来了消费者康健和宁静的问题。

因为航天员在执行任务前必须处于身体最佳状态,但现在还不清楚对计划来月球的游客可能会有哪些限制条件。澳大利亚太空考古学家爱丽丝·戈尔曼对此提出了另外一项疑虑:面临旅游业,特别是阿波罗登月任务的遗址,如何在文化上掩护月球景观

月面运动

关于月球行星防御

部门造访月球的探测器

捷克政治科学家尼古拉·施密特和他的团队主张开发月球远端激光防御系统,该系统应该有能力摧毁与地球轨道撞击的种种小行星和彗星。可是,关于这种行星防御系统,另有一些伦理问题需要回覆:我们需要确定谁将决议在突发影响事件中接纳最佳行动。例如,如果一颗小行星只能部门转向,谁来决议掩护行星的哪些区域免受撞击?最重要的是,我们如何羁系能控制行星防御技术的人,以确保它们不被用作战争武器?

在太空法领域迅速扩大的同时,太空伦理学需要迎头遇上,确保人类与太空的交互是宁静、公正的而且能使全人类受益。

泉源:太空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