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现在仍是买入股票好时机,但要做恒久应对疫情准备

  • 时间:
  • 浏览:34
  • 来源:安图在线

已往,每年一度的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股东大会总能吸引数万人蜂拥到奥马哈到场。然而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年的股东大会首次改为在线举行,由于老搭档芒格(Charlie Munger)因故缺席,巴菲特与公司非保险业务副董事长阿贝尔(Greg Abel)一起在线回覆股东提交的问题。

疫情打击下全球经济正在迎来新一轮的危机,动荡不安的市场下投资者希望听到在危难时刻以岑寂和英勇著称“奥马哈先知”能够给出如何走出阴霾的谜底。

巴菲特:对美国未来有信心

在股东大会一开始,巴菲特回应了老搭档缺席的原因,称芒格现在已经96岁了,今年最好的选择是让他不要过来开会。芒格状态很好,将会在2021年年会回归。联席副总裁贾因(Ajit Jain)身在纽约,也不合适来到奥马哈。

同是危机时,与2008年一样,巴菲特通过PPT回首了历史,并表达了对美国未来的信心。

谈及经济前景时,巴菲特表现康健因素和经济将相互影响,自己对于新冠病毒疫情的相识和大家一样多,没有更多的信息。但情况应该不会更坏了。病毒另有更多未知因素。1918年西班牙流感,奥马哈有1%的死亡率,这次也许不会这么致命,但感染性很强。

2008年,许多行业泛起了脱轨,如今隔离措施让这一幕重演。历史上美国履历了古巴导弹危机、9-11事件和2008年金融危机等,“没有什么能够阻挡美国(Nothing can basically stop America),美国的奇迹,美国的魔力还将继续下去。”今年是美国开国231年,国家总财富到达了100万亿美元。

随后是对股市历史的回首:1929年9月3日,道指381点,两个多月后股指跌去了48%,1930年8月29日,巴菲特出生前一天,股指从低点回升20%,其时很少有人意识到大萧条会泛起。1932年7月8日,跌至41点,近两年时间1000美元市值跌到170美元。直到1951年4月1日,投资者终于回到了原点。 如今道指已经在23000点以上,最初买入的人收益将到达100倍。

巴菲特称,纵然在最恐怖的情况下,也没有什么能阻止美国。 它经受住了“大萧条”的磨练,现在可能在某种水平上也是磨练。最终,谜底是绝不做空美国。就像在1789年一样,甚至在内战和大萧条最严重时也是如此。从11岁买入第一只股票起,自己一直相信美国的未来。

巴菲特依然看好股市的未来,称现在30年期国债收益率只有1%,通胀率只有2%,恒久来看,股票的回报会比国债高。但没有理由用借来的钱去到场美国经济增长的“顺风车”。未来选择相识的业务去收购,但有时候很难获得100%全资买入的时机,部门收购股权也是可以接受的。

巴菲特表现,与沃克尔一样,鲍威尔也将载入史诗,在市场险些被冻结时,美联储接纳了许多措施,让市场在3月23日企稳。我们不知道(这些措施)的结果是什么,但知道“不接纳行动的结果”。

提问环节节选:伯克希尔清仓航空股

问:伯克希尔航空股的持仓与出售计划?

答:伯克希尔已经卖出了美国四大航空公司的全部股票,因为情况实在是太疯狂了。疫情(航空)业务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导致航空公司股价大幅下跌。不清楚未来三四年人们是否会像去年那样坐飞机,而航班现在太多了。

现在还是买入股票的好时机,可是要做好恒久应对疫情的准备,现在买入了,也许是对的,但下周一开盘,也可能会下跌,这无法预测。

问:2008年危机期间伯克希尔投资了八家企业,这一次会怎么样?

答:金融危机期间虽然投资时机可能不理想,但这些公司自己很吸引人。现在伯克希尔没有做任何决议,因为没有看到任何有吸引力的公司,但做好了准备,我们愿意做一些大事。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在周一早上来找我,带着300亿、400亿、500亿美元的工具。如果我们真的喜欢所看到的,我们也会这么做。

问:伯克希尔或许有39.1万员工,哪些公司因为疫情被影响到了,能连续雇佣这些人吗?

答:疫情期间,我们的行业要为此做出调整。好比伯克希尔的能源公司,用电的消耗量降低了10%,实际上对我们的生意没有很是大的影响。从恒久来讲,我们的业务还继续有增长,并雇佣更多员工。

问:伯克希尔近期体现低于标普500指数,是否要抛售?

答:我建议买标普500指数的股票,伯克希尔也绝不逊色,回报通情达理。未来10年无法预测谁会体现更好,已往55年里,伯克希尔体现不错。我体贴自己的企业,我们家庭的持仓都在伯克希尔。虽然不能保证更多的收益,但我们会尽最大努力。与500万美元相比,凌驾3000亿美元的操作更为庞大,如果投资指数基金能够获益颇丰,我们也会这么做。

问:西方石油的投资如何?

答:当投资大规模原油企业时,收益取决于石油价钱及开采状况。就像油价跌到-30美元,如前几天那样,不知道是否会再次发生。但现在整个行业很低迷,远远达不到理想的状况,你不知道蕴藏空间、需求在那里。如果油价一直处于低位,将会有大量的不良能源贷款,而将无法想象股权持有者会遭遇什么。

问:伯克希尔是否会分拆?

答:分拆会有税收和其他用度,以前思量过。在税率方面没有变化的情况下,现在的资本结构不会发生变化。

问:企业未来治理职责的分配是怎样的?

答:在资产治理方面,我们有阿贝尔,另有库姆斯(Todd Combs), 魏施乐(Ted Weschler)。贾因(Ajit Jain)在保险界唯一无二,但不是在资产设置方面。自己和芒格身体依然康健,天天都市召开网络集会,未来依然会推行职责。

问:如何看待不停上升的国家债务问题?

没有什么能比可印钞票的国家信用高,虽然国家欠债会越来越大,但不会泛起违约的。也许债务会越来越多,国家依然会继续生长发展,而且国家举债用本国钱币,信用风险并不大。

一季度亏损近500亿美元

在股东大会前夕,伯克希尔在官网公布了最新财报,上季度期内,归属于股东的净亏损为497.46亿美元,上年同期盈利216.61亿美元。其中投资亏损545.17亿美元,衍生品亏损11亿美元。

一季度,伯尔希尔股票持仓67%集中在五家公司上,划分是苹果638亿美元、美国银行202亿美元、适口可乐177亿美元、美国运通130亿美元和富国银行99亿美元。与去年四季度相比,美银浮亏132亿美元,苹果浮亏99亿美元,富国银行浮亏87亿美元,美国运通和适口可乐浮亏59亿和44亿美元。

作为重仓板块,银行股和航空股成为了拖累伯克希尔投资体现的重要因素。最新财报显示,各大行普遍泛起营收、利润双降,同时坏账拨备大幅增加的情况,零利率情况下净息差压力有所增大。虽然在美国国会此前通过的刺激法案中,航空公司将获得250亿美元的援助,确保在9月30日之前不泛起裁员的情况。但经济苏醒的不确定性为行业前景蒙上阴影,美联航总裁柯比(Scott Kirby)在致员工信中写道,预计市场需求将至少在数月内保持低迷,并可能会连续到明年。

一季度,伯克希尔公司的保险和其他业务持有1247亿美元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美国国库券(扣除收购但尚未结算的购置应支付的金额),其中包罗1055亿美元的美国国库券,对股票和牢固期限证券的投资(不包罗对卡夫亨氏的投资)为198.7亿美元。

伯克希尔旗下97家企业的季度业绩体现好于预期,运营利润为58.71亿美元,好于去年同期55.55亿美元。但大部门行业受到了显着的影响,如BNSF铁路的运量下降、食品业See's Candies和Dairy Queen销售下滑,旗下零售商和修建质料、地毯等业务也陷入贫苦。巴菲特2月向CNBC表现,“贫苦总会来的。真正的问题是,这些企业在5年或10年后会在那里。”

财报表现,政府和相关部门为停止新型冠状病毒所接纳的行动,在3月份开始对公司的谋划业务发生重大影响,而且可能对第二季度险些所有业务发生倒霉影响,只管这种影响可能会有很大变化。现在无法合理估算恒久影响的连续时间和水平。

停止1日收盘,伯克希尔股价在2020年下跌了19.3%,而尺度普尔500指数下跌了12.4%。去年,包罗股息在内,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价落伍该指数20.5个百分点。

12年前高呼“买入美国”,如今静待时机

2008年10月17日,巴菲特在《纽约时报》上揭晓了一篇题为“我在买入美股( “Buy American. I Am.” )”评论文章。一直钟情于历史研究的巴菲特写道:“在20世纪当中,美国克服了太多的挑战——两次世界大战,以及其他种种价格不菲、留下了深深伤痕的军事冲突;大萧条;约莫十多次衰退和金融恐慌;多次石油危机;一次大规模流感,另有一任总统因为弹劾告退。”

巴菲特的文章成为了他们团结一致,对难题宣战的檄文。巴菲特态度坚定,明言自己绝不会坠入恐慌。他申明,还会继续投资美国企业和资产。“今天,我的言论和我的资金都指向同一个目的,那就是股票。”

12年后,“股神”在疫情发作初期便开始揭晓自己的看法。2月24日,在接受美媒采访时,巴菲特称这场大盛行是“恐怖的事情”,但这并不会改变他的恒久前景或方法——纪律严明的基本业务分析仍然至关重要。

3月10日,随着全球经济开始停摆,巴菲特接受了雅虎采访。他称这场大盛行对市场是一记“重拳”——相关经济打击使情况更糟,尤其是在石油供应过剩的情况下。巴菲特将此与1987年10月19日的美国股市崩盘和2008年9月15日的信贷市场恐慌作了比力,这两次危机后世界经济都迎来了苏醒。

已往一个月,在疫情不停扩散升级的情况下,“股神”却变得异常平静。值得一提的是,在12年前刊文后,市场动荡又连续了数月,巴菲特在2009年3月10日的采访中对自己的时机选择感应有些忏悔,称“希望能晚些揭晓那篇《纽约时报》的文章”。这或许也是他现在选择暂时缄默沉静的原因,没有人可以预测如今的危机将连续多久。

2008危机期间伯克希尔举行了多笔战略投资收益颇丰,其中包罗对高盛、美银和通用电气的大额注资,以及对哈雷戴维森、蒂芙尼和USG等公司的小额入股。重要的是,在所有这些案例中,这些公司都与伯克希尔联系,因为这是巴菲特恒久以来的做法,即等候卖家的报价,而不是主动寻找。

在当前的危机中,卖家似乎还没有排队“登门”。芒格在4月18日接受美媒采访时表现,“电话铃声并没有响起,企业都在与政府谈判,他们没有给沃伦打电话。”

只管拥有富足的现金流储蓄,伯克希尔依然在努力融资,在2月刊行10亿欧元债券之后,4月初刊行18亿美元的日元债券。对此,芒格给出的解释为,“当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台风来暂时,我们就像船长一样,只想渡过台风,宁愿带着大量的流动资金走出逆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