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企业左手要钱右手理财;小企业宁肯死扛也不贷款 新一轮资金套利在路上

  • 时间:
  • 浏览:40
  • 来源:安图在线

过时的套路重出江湖:银行正在“银根宽松”放低息贷款完成扶持企业的目的;而企业在这遇冷的疫后市场,有些并没有扩张产能的激动。一些压根不缺钱的企业倒腾资金反手买高收益理财套利。

老瓶装新酒,换汤不换药。

“一拍即合”的背后是各方的“共赢”。只管疫情发生以来,政府接纳了一系列政策措施,资助实体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缓解资金矛盾、降低融资成本,且明确指明必须是定向投放资金。但银行从风险防范角度思量,他们更愿意对大企业“锦上添花”,而非对小企业“雪中送炭”;一部门不差钱的企业通过发债、银行信贷、票据贴现等方式,可以获得的较低成本的资金投向收益率较高的银行理产业品或者是结构性存款;而真正无米下锅的小微企业却在“宁肯死撑,也不贷款”的濒死挣扎。

空转

我们总在追问“钱去哪了”,我相信,大部门钱去了实体缺水的地方,但仍有一小撮在空转。这方面的“典型”最近找到了主角:不久前,账上有1.06亿元现金、34.9亿元理产业品的亿联网络因向银行申请贷款而受到深交所关注。深交所对亿联网络2019年年报发出问询函,要求其对20则相关事项做出说明,其中一项即是拥有大量闲置资金同时申请银行贷款的原因以及合理性。

数据显示,停止2019年尾,亿联网络理产业品期末余额为34.9亿元,比上期末增加30.56%;钱币资金期末余额为1.06亿元,比上期末淘汰71.63%;短期乞贷期末余额为5002.68万元,现金流量表显示陈诉期内乞贷收到的现金为2.97亿元。2020年一季度末,公司短期乞贷余额增加至约2.01亿元,同时公司披露通告称拟向银行申请不凌驾8亿元的综合授信。也就是说,只管亿联网络的现金很是丰裕,丰裕到大量用于理财。可是,短期乞贷却也在增加,今年一季度末与上年尾相比,短期乞贷余额增加了1.5亿元。换句话说,亿联网络的财政帐本上,有34.9亿元的理产业品、1.06亿元的现金,却要向银行申请8亿元的授信。

亿联网络回应称,公司2019年平均理财收益率在4.2%以上,2019年8月至今的新增贷款平均贷款成本为3.2%,其中人民币乞贷利率已逐步下降至3.6%,美元乞贷利率更是恒久低于3%(2020年4月进一步下降至2.2%),联合公司可以获取到一定的贷款贴息(贴息比例是实付利息的50%左右),贷款成本远低于公司平均理财收益率。这个回应也算直白。

套利

人们不禁发问:疫情下死掉的多数是中小微企业,但贷款为啥都给了大公司?好比小米、美团、滴滴,哪个像缺钱的样子?!要知道,有几位可是有种种金融甚至保险牌照的,这钱要拿已往放贷都是666……

一位银行业人士告诉新金融记者,当市场上存在收益率高且流动性好的资产,好比银行刊行的结构性存款、理产业品时,“套利”便离之不远了。“流动性丰裕,市场资金利率呈下行态势,再加上政策支持实体经济的导向,部门企业融资成本降低。这时候,一些企业拿到钱后,由于对海内外经济增速不确定性的担忧,并没有扩大生产与投资的动力,所以套利就发生了。”该银行人士说。

现在,短贷、票据、短融的利率很低,而结构性存款价钱是刚性的,由此衍生出庞大的套息空间。数据显示:3月末,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合计达11.67万亿元,比2019年2月高点(11.2万亿元)还多出4000亿元。

新金融记者相识到,企业套利主要是“左手贷、右手买”。“现在经济形势不确定,谁也不敢像以前一样拿贷款来的钱出去放贷。一般也就是拿贷来的钱去转身买一些收益高的理产业品,都是银行的产物,宁静性有保障。有的是在贷款本行买,有的是去能开价更高的中小银行买。”一位拖鞋生产商表现。

凭据普益尺度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对于各个期限的保本类、非保本类理产业品,股份行、城商行的收益率均显着高于国有大行。好比6—12个月保本类理财,国有行的产物平均收益率为3.29%,而城商行的则为3.93%;再如6—12个月的非保本类理财,国有行的产物平均收益率为3.89%,而股份行和城商行的则划分为4.11和4.44%。

再来看量。在一季度单元结构性存款新增的4593.36亿中,中小行占据了大头,占比凌驾80%,侧面反映了企业客户等对中小行结构性存款相对更青睐。

一直以来,中小银行的吸储能力弱,揽储压力大。他们只能刊行更高收益的产物以吸引资金。业内人士表现:今年以来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尤其是中小型银行的单元存款)余额快速上升,并在3月创下历史新高,也可能存在一些企业通过低利率的短期贷款、票据、短融获得低成本资金后,再买入高息结构性存款举行套利的现象。

羁系已注意到这些问题。央行3月10日表现,将结构性存款保底收益率纳入自律治理规模。结构性存款收益由两部门组成,一是保底收益率,也就是银行答应客户可以获得的最低收益率,其性质与一般性存款利率类似;二是挂钩衍生品发生的收益,取决于衍生品投资情况。但部门银行的结构性存款保底收益率显着高于一般性存款利率,倒霉于维护存款市场竞争秩序,应予以规范。

死扛

面临本该给自己的贷款流入大企业手中,小企业羡慕吗?我看也不。

最近新金融记者走访了一些小微企业,有做商超货架的、有做豪宅装修的、有种蘑菇的、有干外贸的、另有一家做大了的废品公司,主要是收废铁的。采访中,新金融记者问过他们同样一个问题:你们有银行贷款吗?如果资金紧张,会去银行需求贷款吗?

谜底出乎意料——不会,至少现阶段不会。

这剧情似乎反转了……银行“嫌贫爱富”没变,但小企业“求钱若渴”却变了……问及原因:主要是“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即即是现在靠贷款‘续了命’,也担忧以后还不上。”换句话说,他们也不知道自己能活到什么时候。

宁肯死扛、也不贷款,成了一些小企业主渡过这个隆冬的选择。

开旅行社的小木告诉新金融记者,年前他接了大量的票据,为了迎接春节预计会突如其来的订单,他去年9月份招了30多小我私家准备大干一场。疫情下,他投放的流量用度、人员成本以及此前支付的大量定金,总共赔了100多万。

团结国世界旅游组织预计,2020年全球的国际旅游人数将下降20%-30%,意味着国际旅游收入下降3000-4500亿美元,险些占2019年1.5万亿美元总收入的三分之一。“此外行业不知道,但就旅游业来说,苏醒还不知道猴年马月。谁会给你贷款?你真的接了这个钱,拿什么还?”据小木说,现在旅游圈已经酿成了微商圈,卖“旅店房间”的,卖保险的。同样挣扎的另有培训业、餐饮业、娱乐业……疫情之下,一片哀嚎。

有人说,小微企业的融资问题像一只地上跑的老鼠,而银行是服务于狮子的。但要知道,一个依靠理财赚钱的企业,别看他们现在资金丰裕,一旦市场发生变化,可能比谁死得都快。

责编:宁广靖